当前位置:冬日小说网>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第两千八百零六章 我钟文保了
阅读设置

设置X

第两千八百零六章 我钟文保了

说话之人,正是先前与田隐龙交谈的田剑心,也是被南宫灵放回来的四人之一。

“剑心,你疯了!”

田家家主虽然也被农藏锋寒了心,却不曾料到族中竟然有人敢公然跟农家对着干,登时吓得脸都白了,口中大声呵斥道,“怎可这般胡言乱语?”

“家主大人,都快要被农家灭族了,您还在害怕什么?”

田剑心挨了骂,脸上却毫无悔意,反而梗着脖子大声反驳道,“待到农藏锋腾出手来,咱们田家一个都活不了,还不如干脆反了,投靠这位钟盟主,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这……”

田家家主被他怼得哑口无言,细细想来,感觉颇有道理,居然隐隐有几分意动。

“区区一个附属家族,也妄图以下克上,倒反天罡?”

几人身后,突然响起一个清澈悦耳,却又寒冷如冰的女子嗓音,“不用等家主大人腾出手来,姑奶奶这就送你们归西。”

认出这个声音,田隐龙等人无不大惊失色,纷纷回头看去。

出现在视线中的,是一缕灿烂而恢弘的月之光辉,汹涌霸道的气息令人几乎要透不过气来。

正是来自观月右眼的月盈之力。

适才还在殿外的白裙佳人,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田家众人身后。

吾命休矣!

望着迎面而来的耀眼强光,田剑心待要闪躲已是不及,不禁面如土色,心如死灰。

“过来!”

就在他自以为必死之际,远处的钟文突然招了招手,随口说了一句。

原本打向田家众人的月光仿佛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召唤,突然调转枪头,射向了钟文所在的位置,被他毫不费力地一把捏在手中,无论如何都难以挣脱。

除了剑气,他竟然还能徒手抓月光,这样神奇的操作,已经足以将在场大部分人的三观推翻重建。

“特殊体质么?”

对着这道月光观察片刻,他慢条斯理地点评道,“看来是学不了了,不过稍微增强一些,还是可以做到的。”

说话间,位于他掌心的这团月光非但没有熄灭,反而越来越亮,愈发狂暴的气息令观月大为震惊,美眸中写满了不可思议。

月盈与月损均来自于她的特殊体质,算得上独门绝技,别人就是想要模仿也不可能做到,可谓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这一点,一直以来都是她骄傲的资本。

然而钟文却在观月的眼皮底下,以不知何种方法极大增强了这一招月盈的力量,无异于当众打脸,让她如何能够忍受?

这,正是混沌品级灵技的牛掰之处。

八荒六合变的蓄力技不但可以在短时间内凝聚毁天灭地的强大能量,更是能够将之加持在任何灵技之上。

包括从敌人手里抢来的灵技!

“斩神!”

就在钟文积蓄能量之际,寒星突然目露精光,口中厉喝一声,一道无与伦比的寒光自剑身激射而出,朝着他狠狠打去。

“去!”

钟文呵呵一笑,顺手将攥在掌心的月光甩了出去。

增幅后的月光之力与剑光正面碰撞,将之轻松击碎,随后又一往无前,直奔寒星而去,惊得蓝衫剑客冷汗直冒,慌忙展开身法,整个人横飘数丈,躲得十分狼狈。

他竟然用我的月光之力,轻松击溃了寒星的惊世剑技!

世间怎会有这样的怪物?

难道农家这一次……

观月美眸瞪得老大,即便隔着面巾,也能够感受到她内心的震惊和动摇。

要知道,寒星与她实力不相伯仲,就算观月自己全力出手,也绝无可能赢得这般轻松。

“少爷小心。”

离尘亦是满眼惊诧,面色泛白,一把抓住农虚谷的胳膊,拽着他向后退出老远,“此人不可力敌!”

“尘叔多虑了。”

农虚谷脸色同样难看,表现较之农寒梧却要好了不少,甚至还有闲情安慰离尘道,“抢了他老婆的是老二,又不是我,况且老东西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他坐镇,除非混沌之主亲自出马,否则世间何人能敌?”

抢他老婆的的确是二少爷,可杀她老婆的却是你我啊!

离尘连连摇头,苦笑不已,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吐槽了一句。

况且……

他当真是为了农巧巧而来么?

转头再看钟文之际,他总感觉哪里不对,脑中莫名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来。

“这位田老哥。”

钟文转头冲着田剑心温柔一笑,“多谢你出言提醒,否则小弟说不定还真要中了这老登的奸计。”

“不、不敢。”

被他的目光落在身上,田剑心突然生出种极度安心的感觉,仿佛就算天塌下来,也会有人顶在前头,不让自己遭受半点凶险,连忙客客气气地抱拳道,“反正也已经把农家得罪死了,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最后再拼一把,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钟盟主有什么用得到咱们的地方尽管开口,只要能够做到,田某绝不含糊。”

“不用了,你做的已经足够多。”

钟文微笑着摇了摇头道,“接下来交给我便是,你们田家,我钟文保了。”

他说话的语气很平淡,很随意,仿佛从农家手中护住田家,就和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然而包括年迈的田家家主在内,田家众人却如同溺水之人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脸上无不流露出狂喜之色。

“保住田家?就凭你?”

眼见钟文态度如此嚣张,完全视农家如无物,观月不禁大为震怒,口中娇叱一声,“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保,双月凌空!”

她的左右双瞳齐齐爆发出璀璨华光,新月与满月两种力量竟然交融在一起,喷射出不可思议的耀眼强光,朝着近前的田家诸人狠狠打去,可怕的威势瞬间压得田隐龙等人四肢沉重,胸闷窒息,竟然连呼吸都变得无比艰难。

双月合一,才是观月真正的杀手锏,也是她能够稳居日月星三大高手之列的底气。

即便面对鬼魈之时,她都未曾施展过这一终极杀招。

“我和田兄说话,哪轮得到你插嘴?”

钟文皱了皱眉头,突然瞥了她一眼,冷冷地说道,“滚远点!”

这个“滚”字刚出口,观月便觉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排斥之力扑面而来,蛮横霸道,无可抗拒,整个人连带着眸中射出的月光一齐倒飞出去,“砰”地一声狠狠撞在了身后的殿壁之上,又重重地摔落在地。

“噗!”

她只觉浑身上下无处不痛,仿佛连骨架都被撞碎了一般,脸上面巾早已脱落,原本倾国倾城的脸蛋白得犹如鬼魅,看不见一丝红晕,口中吐血不止,一时竟爬不起身来。

“田兄稍安毋躁。”

钟文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而是冲着田剑心微微一笑,随后扭头望向农藏锋,慢条斯理地说道,“很快就结束了。”

被他的目光落在身上,农藏锋心脏猛地一跳,皮肤表面直起鸡皮疙瘩,整个人如堕冰窟,居然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了起来。

他依稀记得,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在年少孱弱之时,被父亲丢进一间密闭的房屋里,独自面对一个实力远胜自己的高手。

“要么驯服人生第一个灵奴,要么死在里头。”

丢下这么一句冰冷的话语,父亲便无情地关上了密室的门,将他彻底锁在了屋内。

那一次,他几乎就要死在里头。

然而,眼前这个白衣青年带来的压迫感,竟然比那时还要更胜一筹。

寒星深知钟文的实力之强,察觉到情况不妙,连忙一个箭步抢上前去,以自身为盾,将农家家主牢牢护在身后。

“好个忠心的灵奴。”

钟文嘴角微微勾起,眸中闪过一丝讥讽之色,缓缓张开右手,“既然那是尉迟老哥的师叔,我也不好胡乱下杀手,该怎么处置你,等日后问问他再说吧。”

言语间,一朵金灿灿的荷花自他掌心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他竟是打算施展泽芝仙境,将寒星拖入到神识世界之中关押起来。

眼看着荷花就要完全盛开,钟文突然动作一滞,呆呆注视着出现在农藏锋身后的一道瘦小身影,眼神前所未有的温柔,脸上竟然流露出慈祥的表情。

农藏锋并未错过他这短短一瞬的失神。

待到钟文醒过神来,眼前已然出现了一个散发着淡淡幽光的翠绿色棋盘。

几乎同时,一道璀璨的绿光自棋盘喷涌而出,电光石火,须臾而至,瞬间笼罩在钟文身上。

上一章 下一章

足迹 目录 编辑本章 报错

随机推荐: 地球魔法立世繁华之本妃无常玄幻:在修真界围观主角的二三事总是出口成真怎么办重生山妞变凤凰前女友恋爱脑烧坏之后【快穿】天王白叶陈导工地盒饭爆火城管连夜加班白欣芃白秀呈这个型月很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