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冬日小说网>假面侦探事务所>突然离世的羽毛球队员(十二)
阅读设置

设置X

突然离世的羽毛球队员(十二)

“什么像是我的东西?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宫荻瞥了他一眼说道。

“你装糊涂也没什么用,我知道那个摆件是你放的,因为我在摆件旁边的土里找到了你家门上的钥匙。”他说完看着宫荻笑了起来。

“你怎么就那么确定是我家的钥匙,不是别人家的钥匙呢?”宫荻问道。

“我这不是拿着那把钥匙进来了吗?这不就是最好的说明吗?如果不是我再放回去不就行了,这对我来说又没有什么损失。”他不由自主地挑了挑眉毛说道。

“行吧,算你这次走运,不过我要告诉你,只要是恶人,他就没有一直走运的时候,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宫荻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

“怎么着,你要代表法律来制裁我吗?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害怕啊宫荻?”他一边说一边从房间的某个角落拿起了一根高尔夫球杆,慢悠悠地朝着宫荻走过来。

“你要是有什么犯罪的念头还是趁早打消,否则……”宫荻一个激灵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说道。

“否则什么?否则让我吃不了兜着走吗?就你那个警察朋友吗?你以为我害怕他,呵。”他一边说一边拿起手中的高尔夫球杆把玩了一下。

“你不要乱来,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死得很难堪。”宫荻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

“你以为你现在能威胁到我吗?你现在根本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本,别逗了。”他轻蔑地笑了一下说道。

两个人正在僵持着,突然听到门口响了一声,宫荻反应了片刻想要往门口的方向跑过去,但是没想到他反应更快,竟然一个箭步飞窜到宫荻旁边把宫荻拦了下来。

门口传来关门的声音,宫荻的脸上透露出些许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她猜测或许是自己搬的救兵到了,而这一微小的表情变化也被他敏锐的眼神给捕捉到了。

“你想都不要想。”他对着宫荻的耳朵恶狠狠地说道。

“宫荻?”门口传来车永仁熟悉的声音,声音刚落宫荻的嘴就被捂住了。

听到宫荻发出的含糊不清的声音,车永仁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小跑过来,看到眼前一脸惊恐的宫荻和一个脸上挂着诡异笑容的男人,车永仁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情况。

“你是……你是干什么的?”车永仁快速地环顾了一下四周问道,有些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眼前的情形让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你问我是干什么的?我倒是想问问你是干什么的,你为什么有宫荻家里的钥匙,你们是什么关系?”捂着宫荻嘴的男人看了一眼宫荻,又看了一下车永仁问道。

“我是宫荻的……宫荻的助手,平时帮她干活,你能不能……能不能先把宫荻放开,有话好好说。”车永仁向前走了两步说道。

“行,我也不想把局面搞得很僵,顺便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黄宪。”黄宪说完就松开了宫荻,看着车永仁的脸咧着嘴笑了一下。

宫荻揉了揉自己的脸,愤怒地瞪了一眼黄宪,赶紧站到了车永仁身边来,她抬头看着车永仁,小声地说道:“回头我跟你详细介绍。”

“我今天还有别的工作要做,所以如果你真的来找我没有什么正事,只是来叙旧的话,麻烦你改天再来找我可以吗?”宫荻思索了片刻,看着黄宪说道。

“唔,现在这场合,看起来好像也不适合叙旧了,毕竟多了一个外人,有他在场,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行吧那就按你说的改天再叙吧。”黄宪说完冲着二人撇了撇嘴。

看着黄宪走过来,车永仁下意识地用手臂将宫荻往自己身后的方向拉了一下,宫荻没有站稳,微微趔趄了一下。

“不要用这么充满敌意的眼神看着我,说不定我们根本不是敌人呢。”走到车永仁身边的黄宪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过头直勾勾地盯着车永仁的眼睛说道。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或许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看起来精神不太正常的样子?”车永仁也转过身来,直直地看着黄宪的眼睛说道。

车永仁的话音刚落,宫荻情不自禁地瞪大了眼睛,小心翼翼地拽了拽车永仁的衣角,试图旁敲侧击地提醒他不要跟黄宪乱说话,让他赶紧走了为妙。

车永仁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好像是感知到了宫荻传递给他的信息,将已经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他回头跟宫荻对了一个眼神,仿佛在说让宫荻放心,他不会乱说话了。

“你对我很有成见啊小子,今天要不是我已经答应了宫荻改日再叙,否则我跟你一定好好交流交流。”黄宪说着冷笑了一声,将自己的脖子掰得咔咔响。

目送着黄宪从大门出去,车永仁和宫荻几乎是同时长舒了一口气,宫荻走到门口,检查了一下门有没有关好,又欧聪猫眼看了一眼外面有没有人,确认黄宪的确走了之后,才回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今天一定吓坏了吧。”车永任倒了一杯热水放到了宫荻的手边上,顺势在宫荻身边坐了下来。

“我还行,就是我真的没想到他现在已经从监狱里放出来了。”宫荻端起热水喝了一口说道。

“从监狱里放出来?他是什么人啊?”车永仁急切地问道。

“这个事情其实说来话长了,简单来说呢,黄宪是我很久之前在破案的时候认识的,当然了,他是犯人,只不过在那个时候我跟他的关系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有些不一样,所以才有了后来一些麻烦的事情。”宫荻思索了片刻说道。

“你是说,你当年在破案的时候,和这个犯人关系很不一般吗?”车永仁问道。

“可以这么说吧,我现在只觉得当时很傻很天真,如果再让我回到过去,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做这种事了。”宫荻说道,说完眼神有些黯淡了下去。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反正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谁年轻的时候还没做过什么后悔事呢?”车永仁轻轻拍了派件宫荻的后背安慰道。

“主要是今天上午我还要去找毛可见一个他正在调查的人,所以按照计划我现在就应该出门了,但是现在这个情况我不是很放心,所以你能不能在家里帮忙照看一下,有什么事是随时联系我。”宫荻看了一眼时间说道。

“既然你还有事情就快去吧,黄宪的事情回头再说不迟,我在这里你放心,有什么事我就给你打电话。”车永仁点了点头说道。

上一章 下一章

足迹 目录 编辑本章 报错

随机推荐: 风华江山坏坏王爷放肆爱我有一家美食馆首领大人有被害妄想症要命:霍总狂追娇妻超给力极致伪装极端恩宠[快穿]开局考了个省状元列异丛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