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冬日小说网>云雀传之错恋>第一章 天灾人祸
阅读设置

设置X

第一章 天灾人祸

两岁时候的顾容是没有任何记忆的,那时候的顾容还小,她每日睡着之后都能梦见那个人。但他又记不太清楚,只依稀记得那个梦的碎片。现在的她,她闭着眼睛仍旧能想到那个梦境:那个时候的顾容还小,她记得自己小时候住在一个很豪华的深宅大院里,家里不让她出门,所以她偶尔会去祖母的房里请安,也会到母亲的院子里去玩耍,除非家里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否则顾容轻易不会出门。她一直在家里,也甚少外出。她记得自己住在一个很好看的院子里,那个院子叫皓月阁。他问过母亲,为什么要交皓月阁呢?母亲是这样跟她解释的:“皓月当空,母亲的容儿是母亲心中最柔软的存在,所以容儿住的院子当然要叫皓月阁啦!”每当这个时候,母亲都会温柔地抱着顾容。有的时候会任他吵闹,任他笑。顾容也曾问过,为什么自己会叫顾容,他的母亲荣璇解释道:“因为父亲姓顾,母亲姓荣,所以给自己取名叫顾容。是希望她能永远开心永远漂亮的意思。”

她一直记得一个人,一个总是出现在她梦里的人。虽然说这个男人总是让她逃离这里,但是不知为何,她从来都是看不清那个男人的面庞,只记得那个男人身材高大,虽说不是十分的魁梧,但却对她很好很好。有一日,她在皓月阁的小花园里玩,突然听见前院哭声、叫喊声一片,她让采菱打开院门一看,家里的奴仆都争抢着往后面跑。采菱傻了眼,之后立即意识到可能是出大事儿了,急急忙忙将院门关紧,带着顾容从后院的一个小小的门跑了出去,那里直通那个人的屋子。采菱将顾容交给那个高大的男子后,带着二人从后院柴房旁的一个小侧门跑了出去,那个小侧门连接着一个私人的庭院,不会有人发现的。男人穿过这个庭院后,从庭院外跑到了街的另一边。急急忙忙地顾容记得他的身形,却始终想不起来这个男人是谁。男人一路抱着她跑到了一个十分豪华的宅子外,宅子的匾额上用楷书写着两个描金边的大字——“韩府”。

看着这两个大字,顾容陷入了沉思。随即,顾容转头看向了抱着她的这个男子。顾容睁大眼睛想看清楚这个男子的面容,却没能看清楚,而后顾容揉了揉眼睛,还是想看清楚这个男子的脸,可眼前却总是似有一层雾一般隔着一样,不论怎么揉眼睛,她始终看不清楚这个男子的脸。男子抱着顾容往韩府侧门的方向走去。到了侧门后,这个男人四处观望了一番见四下无人,慌慌张张地也不顾不上力道使劲儿敲了韩府的侧门,很快一个面容苍老的老伯伯给他开了门,见来人是这个男子,便张口问道:“顾少爷?您?这是?怎么了?”这位顾少爷又往外四处张望了外面几下道:“李伯,我要见子荣兄,麻烦您先让我进去。”李伯边走了出来看了看周遭没有人,边让开路让顾少爷走了进去。李伯关上侧门后用门栓插好确认好后,急忙喊人去书房寻找韩维东,并将顾少爷和小顾容送到雨竹轩去用茶。顾少爷抱着顾容随着李伯往雨竹轩的方向走去,雨竹轩坐落在韩府的侧门附近,是原来韩家老太太年轻时侍弄花草的花房,雨竹轩的周围仅有一颗可以遮阴的大树,为的就是不阻挡韩家老太太的花草晒太阳。雨竹轩的风景和阳光是所有韩府的茶苑里最好的,故而平时韩家老少尽量都是在雨竹轩招待自己的近亲好友。雨竹轩虽然只是个茶室,但收拾的十分干净整洁。

李伯带着顾家父女走了一小会也就到了。一进屋,里面主位和左右两侧分别放着两把古铜色的嵌着几朵花的圈椅,茶桌的腿上也是嵌着些花草的团。每张茶桌和每把圈椅都擦得一尘不染,可见是时时有人打扫的。雨竹轩的左侧配房是一个小书房,平时韩家父子二人会在此和好友作作画、下下棋、挥毫泼墨。右侧配房的门虚掩着,里面还有个帘子遮挡着。韩家的夫人会在侍弄花草后,在这里的榻上打个盹歇息歇息。伺候雨竹轩的婢女见李伯带人进来,并见顾少爷带着个小姑娘来,急忙行礼说道:“顾少爷您来了?今日怎么得空前来呢?您还是用雨前龙井吗?奴婢这就去准备。”说罢,就含情脉脉地看向这位顾少爷。顾少爷原就不喜欢这个婢女,顾少爷本就家有爱妻,也看不上这个婢女的出身,若不是有事相求,他是绝不愿再来雨竹轩的。顾少爷本就不耐烦,更是想着如何才能打发这个婢女走。见她如此问自己,便急忙点头示意,并没有说话,婢女有些窃喜,以为这个顾少爷喜欢自己,就咬着嘴唇娇羞的笑着,离开了雨竹轩。

李伯皱着眉头,不耐烦地看着婢女离开的身影,急忙对顾少爷说道:“下人如此的没规矩,还请顾少爷见谅。日后我一定请韩管家好好管教。您请坐”顾少爷也无可奈何道:“李伯,我……哎……算了,由着他去吧。”李伯请顾少爷坐下后,就满怀歉意的离开了雨竹轩。顾容也坐在这个顾少爷的腿上无聊的眨巴着眼睛。很快,韩家的少爷韩维东就满头大汗地跑来了雨竹轩。韩维东在甬城做的是文职,虽说韩维东在工作上十分严厉,但在家庭生活中却又不乏慈爱,只因为家里的两个孩子都是男孩子,才不得不十分严厉。但韩维东的体力是真的不行啊,跑这几步就气喘吁吁的。见到顾家少爷,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话道:“利…利…华…华兄…嗨…利华兄…近日…别…别…别来…无…无恙?”顾利华宝着顾容立即起身:“子荣兄,利华这厢多有打扰,还请你原谅。”韩维东一边摆手一边继续传着粗气说道:“无…无…无妨,利华兄有事……请说。”

顾利华看了看怀里的顾容,泪眼婆娑地将顾容交给了眼前的这个男子,并用祈求般的口气对这个人说道:“子荣兄,凭着咱们兄弟从小到大这么多年的交情,你一定…一定要帮我这个忙。”说罢,他看了看顾容,但顾容这次却没抬眼看他,顾容只顾着盯着眼前的这个人。这个人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你……就当我这个做弟弟的求你了,子荣兄。”说完这句话,顾利华就想跪下。韩维东急忙搀扶他道:“利华兄,你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我可受不起你如此的大礼。快快起来啊…”顾利华连忙摆手道:“受得起,受得起。子荣兄”顾利华泪眼婆娑地看着韩维东道:“子荣兄,之前的顾家已经在风雨飘摇之际,现下也不知能撑几时,现下看来我们顾家已经中了奸人的计了。顾家家中亲眷一概都愿慷慨赴死,可是容儿还小…我不想让她随着我们一起赴死…这对他来说不公平…所以,子荣兄,我求求你,一定要把容儿抚养成人,我不求你把她教的知书达理,聪明懂事,只想她这辈子能平平安安的长大。”顾利华叹了口气,拉着韩维东的手道:“子荣兄,我是没有这个福分看着容儿长大、嫁人、生子了,就全都仰仗你了,子荣兄。我只求你能好好待她。”这个叫子荣的人抱着顾容对着她的父亲顾利华说道:“利华兄且放心,我们韩家虽然五代都只出男丁,我也没养过女儿,可我定拿容儿当我的心头宝那般疼爱,绝不会对她有一丝丝的不好。请你放心。”

顾利华偷偷抹了把眼泪,拉着韩维东道:“子荣兄啊,这…这容儿啊…这孩子啊,是我的心头肉啊,是我在这尘世间最爱的,除了我夫人以外的最爱。另外,我父亲已经将她和璠城郑家郑志锐的独子郑其定下了婚约,请你一定要帮我把容儿养大,我们顾家全族下辈子就是当牛做马也要报答你们韩家的大恩大德。子荣兄,现下官府的人还在到处寻找顾家的人,我求你一定替我保护好容儿,下辈子我当牛做马也会报答你。我先走了……后会无期了,子荣。”顾利华抱拳向韩维东行礼后就毅然决然地离开了。

韩维东看着顾利华远去的方向默不作声,见顾利华走远之后,转身擦了擦自己眼角流出来的泪水。这个时候,雨竹轩的婢女将给顾利华沏的雨前龙井小心翼翼地端了上来,做出一副娇滴滴的样子,道:“顾少爷?哎?顾少爷呢?顾少爷去哪了?”抬头见韩维东抱着刚才顾少爷怀中的小女孩道:“少爷?您来了?顾少爷呢?”韩维东抱着顾容瞪着这个婢女道:“你这心中除了顾少爷?还有咱们韩府的人吗?这心?长到别人家去了?既如此,那你就随着也去吧。来人,将这个婢女给我拖下去,杖责十五,以儆效尤。”说罢,拂袖怒道:“这人都离开咱们府了,你这茶才端上来了,怎么?在这雨竹轩伺候个茶水这么清闲的活茬还敢如此的懈怠?真是不知好歹,把雨竹轩的婢女给我换了,告诉韩伯,像这种不知好歹的人直接发卖了,永远不许进府里伺候。”随后韩维东蹲了下来,看着年龄尚小的顾容说道:“从今天开始,咱们就要一起生活了,容儿。以后你就是咱们韩家的一份子了。”韩维东将顾抱了起来,顾容眨巴着她的大眼睛盯着韩维东眼角的泪痕默不作声。

随即在雨竹轩外的空地,两个家丁和两个婆子拖着雨竹轩的婢女红儿就往外去杖责。红儿一边被拖着一边叫喊:“你们这群趋炎附势的家伙,你们知道我妈妈是谁吗?竟然敢这样对我,是不想活了吗?”张婆子一边拖着红儿一边说道:“姑娘的妈妈咱们谁不知道是老太太身边的冯妈妈。”红儿吼叫道:“那你们这些人还不放了我?若是我妈妈气出个好歹来。你们谁付得起责任?啊……放开我……你们这些贱人。”李婆子冷笑道:“姑娘?您可得拎清楚了,是少爷罚您杖刑,不是咱们。再说了,冯妈妈给姑娘您找的差事可是全韩府最轻松的,若是您有个什么好歹的,咱们怎么和冯妈妈交代?若是您不认错,咱们又怎么跟少爷交代呢?咱们这些人是给韩府做事,卖身契都在韩府手里,又不是在冯妈妈手里,咱们怕什么?照大少爷的吩咐,打!”

雨竹轩院外此起彼伏的叫惨声和谩骂声渐渐地没了声音,杖责十五之后,两个家丁将人送到了红儿在雨竹轩的住所,李婆子和张婆子去通知了冯妈妈一声。冯妈妈得知后,并没有派人请郎中,也没去看红儿,只是吩咐道:“让她死在柴房,别脏了雨竹轩,也侮了老太太轻听。对外就说她被发卖了吧。”冯妈妈在二人离开之后,独自坐了一夜。

没有了 下一章

足迹 目录 编辑本章 报错

随机推荐: 山有桥西木有枝灵介纪元玲珑吃我一刀快穿怨望成真每天都在陪黑老大玩角色扮演主角是个大BOSS农户家的小娇娘我的异兽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