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冬日小说网>逆天萌兽:绝世妖女倾天下殷念苏琳嬿>第2214章 诞生之地的钥匙
阅读设置

设置X

第2214章 诞生之地的钥匙

殷念是个很能忍痛的人。

可此刻,手掌里的钥匙带来的痛意却让她额头冒出细密的冷汗。

而且一股猛烈的吸拽力不断的从脚下的深谷中传来。

见她这个样子,安菀声音凝重。

阮倾妘刚才带领着别人去追金洞区的家伙了,她跟在殷念这边,最担心的就是殷念的身体,毕竟她体内的谈残血还没彻底清除。

她一把摁住了殷念的手,“怎么回事?这是中毒了不成?”

殷念摇头:“不是。”

“我想我知道这里是哪里了。”

她弯起唇,露出一个冷笑,“没想到景皇倒是替我将日程提前了。”

“我原本就打算,等将局势稳定下来之后就来一趟这里。”

“可没想到,他也往这儿跑了。”

见众人还是露出不解的目光,殷念轻声说:“这里是母树和混沌藤的诞生地。”

“而我手上的,是诞生地的钥匙。”

这钥匙是突然出现在她手上的。

当时这东西来历不明,却死拽着她不放。

万分诡异。

而更诡异的是,之后遇到好几次特殊情况,这钥匙都会发热发烫。

这东西长时间待在她的身体里,时不时还要热烫一下展示自己的存在感。

连她都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一个祝福。

还是一个诅咒。

众人下意识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曾经听殷念说过这个地方。

听说这地下迷雾缭绕,怪物横生,更要命的是,底下都没有多少灵力,现在光是站在这里,就能感受到底下确实能量稀薄,连体内原本奔腾不休的灵力都变得滞涩起来。

但很快,周少玉就嚷嚷:“管他什么地方呢!”

“它们下去了,咱们也得下去。”

“不然万一又在底下,用咱们不知道的方法搞出一窝虫兵来怎么办?那些虫族都没有节操的!”

“不然哪儿来的那么多虫崽子,也不知道害臊!”

旁边正担心殷念身体的安菀被他这神来几句差点呛死。

满脸无语的转过身,“周少玉!你闭嘴吧你!”

“这种情况下还说这种不着调的话,你才是知不知道害臊啊!”

周少玉几乎想都不想的回呛:“是那些虫族不知廉耻。”

“我害臊?”

“小爷干干净净童子身!”

“小爷为什么要害臊?那些没有节操的才要害臊!”

安菀:“……”

所有人:“……”

深谷下有冷气不断的‘呜呜’吹出来,配着周少玉响亮的回音,吹散了他们因为得知这里是诞生地之后的焦虑和紧张之意。

殷念平静的看了周少玉一眼。

还打算喋喋不休的周少玉慢慢的闭上了嘴,只是看着殷念的神情略有不服。

殷念没管他。

而是看向了这万丈深渊。

“它们能进去,代表它们手上也有钥匙。”

“真奇怪。”

殷念眯起眼睛,“母树应当是没有这诞生地的钥匙的。”

“可它们却有,它们的,想必是混沌藤给的。”

“母树没有的,混沌藤却有?”

殷念一边说。

一边将自己的手掌推入面前那一层无形的屏障之中。

手掌中的灼热终于一点点褪去。

那层屏障上迅速裂开了一个裂口。

“好了,它打开了。”旁边周少玉要第一个钻进去。

可下一刻。

安菀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不对啊?”

殷念下意识看去。

却发现安菀的手也在另一边,穿入了那一层无形的屏障之中,屏障也像现在这样。

裂开了一道缝隙!

殷念眼瞳微颤!

这钥匙……不是打开入口的钥匙?

入口没有设限?

那这钥匙是关于什么东西的钥匙?

母树明明说了上面有诞生之地的气息!

“要下去吗?”周少玉是这么问的,但是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下面,要不是殷念领队能压得住他,恐怕他都不会多余问这一句,直接跳下去了。

殷念的手穿透这层屏障。

“走。”

不提钥匙的事情她要弄清楚。

那些贪喰皇也不能不管。

殷念一马当先就要纵身一跃。

背后被人猛地拽了一下。

元辛碎拽着她的衣领,在她诧异回身的时候,一只手摁住了她的肩膀,压着她一块儿跳了下去。

只是另一只手死死揽住她的腰身。

任凭那些罡风吹拂撕扯都有无数精神力抵抗,不叫它们将两人分开。

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

殷念耳朵里传来不少人兴奋的喊声。

慢慢的声音都远去了。

底下的瘴气伴着罡风要往她的嘴里冲撕,令殷念不得不闭上嘴巴。

大家的喊声都被冲的七零八碎。

“殷念!殷念,唔哇哇哇哗啦。”周少玉的声音被灌进来的风混成一些怪音,喊的最大声,最撕心裂肺。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失散多年的娘。

殷念听见这声音,越过元辛碎的肩头,焦急的要去捞人。

元辛碎一脸不赞同,将人摁在自己的胸口,不让她的脸吹剐到那些毒性猛烈的罡风。

只是从自己的精神力中勉强分出了不少精神力细丝。

束在了其他人身上。

做了这件事情之后,元辛碎脸色明显苍白了点。

他的声音在殷念脑海中响起来。

“我在他们身上留下了精神力印记,找起来不会太难。”因为大家都认得出这是元辛碎的精神力细丝。

于是没有丝毫抵抗的任凭精神力钻入了自己的天宫中。

这也就是给自家人用了。

给虫族是万万用不了的,说不定还会被抓住机会反伤他的精神力。

“你别急。”

“我们先落地,这罡风有点古怪。”

不用她说,其实殷念也感觉到了。

她和元辛碎实力已经很强了,但这罡风打在身上,还是刮骨一样,生疼。

而且都这么久了,他们两人还没有落地。

殷念尝试着将自己的魔翼伸开。

可在这瘴气之下,魔翼竟然都伸不开。

就在殷念皱起眉头的时候。

整个人心脏猛地一抽,随后是身体重重落地的沉闷重声。

殷念轻轻‘嘶’了一口气。

虽然她如今实力不凡,身体强度早就不一样了。

可整个人落在地上,还是痛……嗯?

殷念睁开了眼睛,一点儿都不痛?

她两只手撑在冰凉的外穿战甲上。

一低头,对上了元辛碎的眼睛。

好嘛。

元睡睡给她当了垫背,一点儿都不痛。

“你痛不痛?”殷念脸色都变了,将人拉起来仔细的看了一遍。

元辛碎摇头。

殷念却皱起眉头,嘴中不断道:“你怎么还给我当垫子?”

“我肉身强度可比你这个修炼精神力的脆皮好多了。”

“应该我垫你下面的。”

“我看看,是不是都摔青了。”

殷念一只手去扯元辛碎的衣领,脑袋凑过去想要看清楚到底元辛碎有没有骗她。

元辛碎被压在了地上。

他倒是下意识想挡。

但殷念的力气真的好大,元辛碎一时不察还真叫她扯开了一点。

“念念。”

元辛碎声音忍耐,“我真的没事。”

他两只手还放在殷念的腰身上。

是一个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能及时将人护在自己身后的姿势。

殷念摁着人仔仔细细的检查了,确定身上没伤之后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而就在这时。

不远处,也响起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声。

只是这声音有点古怪。

殷念下意识往旁边看去。

周围都是浓雾,很多东西都看不清楚。

殷念心想,难怪那景皇要急吼吼的带着人来这里,这种瘴气用来隔绝视线真的是十分厉害。

殷念猛地一挥手。

风法则迅速将一些浓雾给吹散了。

可即便是动用了法则之力。

殷念发现能见度也就比刚才好了一点罢了。

就在她眉头紧皱的时候。

那声音终于变得清晰了起来。

两团身影也跟着清晰了起来。

殷念眯起眼睛,勉强看清楚了离她不远处,两个交叠的身影。

像是野灵兽,可殷念从来没见过这么难看的灵兽。

更像是什么不知名的怪物。

两团软趴趴的像是污泥一样的怪物,互相纠缠着,交叠着。

上面那个泥巴怪正奋力的压着下面的那个泥巴怪做着生命大和谐运动。

当看清楚这一切的殷念:“……”

还有因为精神力出色甚至比殷念看得更清楚的元辛碎:“……”

两人的脸绿了又青,青了又白。

“这什么东西。”

殷念倒吸了一口凉气。

声音仿佛惊到了那上面那坨正在奋力耕耘的泥巴怪。

它扭头看了过来。

当殷念看见它正脸的那一刻。

有些难受的撇开了头,就连一向来没什么表情处变不惊的元辛碎都下意识将眼睛往下垂,不去看它的脸。

怎么说呢。

难不成是因为这地方没有人。

所以这地下的生物就随便长了?

“吼!”

那泥巴怪正情到深处,冷不丁被人打扰。

口中立刻发出了一声怪叫声,张牙舞爪的朝着殷念的方向扑过来。

身上一股腥臭气味散发出来。

甚至殷念还在它张开的嘴中看见了一只伸出来的,已经腐烂的手,那手上还带着蛆虫,正在鲜活的扭动,这手直接从它的嗓子眼里冒出来。

这东西长得凶恶。

摆出来的姿态也异常凶狠。

它的同伴,不对,应该是爱人泥巴怪看着自家爱人凶猛的样子。

娇羞的在嗓子里夹出了一声叫声。

它冲过去的。

然后……殷念扬起了拳头!

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

泥巴怪连带着他的婆娘都趴在了殷念面前,身上的泥巴噗噗的往下掉,散发出恶臭不说,还不断的拱着自己的短爪子朝着殷念的方向叩拜。

那姿态和求饶命也差不了多少了。

殷念深吸了一口气。

“你们从哪儿来?”

两个泥巴怪互相对视一眼,指着大雾里的一个方向。

“哦,你们的巢穴在哪里啊?”

两个泥巴怪点点头。

殷念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而泥巴怪还以为这个凶恶的‘大怪物’是又有什么不满意了。

它们深渊里的规矩就是,谁强谁是老大。

强者杀死弱者那不是常有的事情么?

于是它使劲儿的往自己的兜里掏了掏。

掏出了一朵和它的长相非常不符的娇美花朵,下意识的想要递给殷念讨好她。

但很快就反应过来。

哼哧哼哧挪到了元辛碎的脚旁,踮起脚尖将花递了过去。

元辛碎不明所以的将那朵花接过来。

就见那泥巴怪嘴里发出了‘恪恪’的声音,伸出自己的短手,示意元辛碎将这朵花揉吧揉吧吃掉!

然后就在元辛碎面露不解的时候。

它用自己的手指了指元辛碎那独属于男人的特殊部位,嘴里发出‘咯咯咯’的声音。

朝着他的那地方竖起了大拇指。

壮阳!大补!

好东西!

它也是找了好久才找到两朵的呢。

刚才吃了一朵。

现在为了保命,虽然不舍得,也只能将自己的宝贝掏出来了。

它拍拍自己的胸膛。

示意元辛碎赶紧吃。

吃了将旁边这个穿着红衣服的大怪物伺候好!

这样她高兴了。

它们都能高兴。

元辛碎的脸瞬间就黑了。

殷念:“……”

这丑东西……脑子还挺灵活的。

元辛碎的精神力立刻轰轰烈烈的扫了出来,瞬间将那还竖起大拇指的泥巴爪子割掉了。

“嗷呜!”

泥巴怪惨叫了一声,立刻将自己断掉的手捡起来一口吃掉了。

还呼哧呼哧的对着自己的断口吹个不停,正脸上一排密密麻麻的眼睛幽怨的看着元辛碎。

这人不行啊!

得了好处还要打它!

上一章 下一章

足迹 目录 编辑本章 报错

随机推荐: 转生原神,没系统也要好好活下去夜少宠妻上瘾长生路之在人间反派:从收服绿茶女友闺蜜开始我!精灵供应商!开启神兽时代!三十之妻苏扬叶慧云坐标柯学世界北唐风云重生出道大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