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冬日小说网>无罪说>第9章 罪恶交响曲(二)
阅读设置

设置X

第9章 罪恶交响曲(二)

顾鸣的办公室内,李晚柠手指翻飞地在电脑上敲打,最后还是没有查到任何东西。

顾鸣神情极其严肃:“连你都查不出来,这个人太恐怖了。”过了一会儿,他想到什么,舌头顶了一下牙齿,怀疑地盯着李晚柠:“李晚柠,这事儿不会是你干的吧?”

白西洲闻言冷笑打断他:“晚晚是要考北大法学的,法律小专家,她会知法犯法吗?动动你生锈的脑子想想吧。”

“那可说不定啊,说不定真是因为她法律知识完备,所以更能钻法律的漏洞去犯罪了。”顾鸣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样子。

“他毕竟是我爸,我还没有丧心病狂到弑父的地步。况且,就算我真的有这个想法,我会在我成年之前做,而不是……”李晚柠说到这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沉默了下来。

白西洲心中一跳,和李晚柠想到了一起。

“嗯?”顾鸣疑惑:“继续说。”

“我有点事,先走了。”李晚柠心事重重地告别了顾鸣。

白西洲一拍顾鸣的肩膀:“我也有事,先走了。”然后紧跟着李晚柠也走了。

顾鸣看着他们的背影,陷入沉思。

他走至窗口,抽出一根烟,“啪嗒”一声用打火机点燃。

他吸了一口,缓缓吐出一圈烟雾,指尖弹了一下烟灰。

静静站在窗边,注视着楼下来往的人群。

警察局外,白西洲追上李晚柠,一把抓住她的手:“晚晚,你冷静一点,难道你想直接去质问他吗?这样没有用的!”

李晚柠低着头,神色痛苦:“除了他。我真的想不到还有谁对李天泽有着这么强烈的仇恨。可是我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让我怎么相信他能做出这些事情。”说到后面,她声音哽咽,眼眶湿润。

“姐姐!”

不远处的肖暖漾看见她,跌跌撞撞地向她走来:“姐姐。”她头发凌乱,眼睛哭的又红又肿,喉咙也因为哭喊的太厉害而嘶哑,整个人都精神恍惚了起来。

李晚柠看着她,最后还是伸出双手抱住了她。

肖暖漾终于失声痛哭:“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为什么。我再也没有爸爸妈妈了。”

处理完李天泽和肖诗语的丧礼之后已经是两天后了。

李晚柠没有回清溪镇,而是和肖暖漾一起回到了市里的公寓,因为她还不知道如何面对唐乐安。

她摁掉了唐乐安打来的所有电话,信息也一概不回,只是和外公说过几天再回去。

李晚柠知道,自己是在逃避。

但没有想到,唐乐安竟然主动来找她。

“你来干什么?”李晚柠冷漠地说。

“姐姐,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也不回家,是我做错了什么惹你生气了吗?”唐乐安委屈巴巴地说。

李晚柠极度失望地看着他,他居然还在装无辜。李晚柠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错了,才让他变成了让她完全陌生的样子。

“李天泽是你杀的吧。”

“李天泽死了?”唐乐安很惊讶。

随后他露出了复杂的表情:“这种人死不足惜。但是姐姐你为什么要说他是我杀的?我确实恨他害死了妈妈,但我怎么可能杀人!”

“你在两个月之前联系上了李丽丽,然后把李天泽的行踪告诉她,帮助她钓到李天泽这个有钱人以此取得她的信任。随后你把百草枯寄给她,并让她把百草枯在李天泽身上使用。

对你感恩戴德的李丽丽不会怀疑你给她的东西是可以致死的毒药,于是她按照你说的去做,把百草枯涂在了李天泽的贴身衣物上。

把他们开房的视频发给肖诗语的人也是你,你很清楚,以肖诗语的霸道性格一定会和李天泽他们发生争执和冲突,于是你在肖诗语到达酒店的时候报警,让警察刚刚好在他们发生冲突之后来到现场。这样一来,就算李天泽不会被判定为故意杀人,也会被判为过失杀人。

当他知道自己下半辈子将在监狱度过,过于激动,导致百草枯毒性发作的更快,最后加速了他的死亡进程。

你先是让他尝试到了成为杀人犯,即将被捕入狱的滋味;又让他尝遍全身皮肤逐渐溃烂、全身器官衰竭,最终痛苦死去的滋味。而且,由于百草枯是从他生殖器处的皮肤粘膜进入全身血液,所以他的生殖器几乎腐蚀的不成样子。这样的死法不仅极其痛苦,还带着强烈的性羞辱的意味。

唐乐安,你扮演着判官的角色,审判李天泽犯下的罪。

你精心策划这一切,不仅得益于你的谋划能力,还有你的黑客技术。

在我之上的黑客技术。

虽然不管是我还是警察局的人都查不出来这一切都是你做的,但是除了你,没有人对李天泽有这么深的仇恨。”李晚柠一脸失望地看着唐乐安。

“姐姐,我不明白,为什么他死了,你会怀疑是我杀的?为什么你不愿意相信我,而只愿意相信你的推断呢?在你心里,我就是一个这么可怕的人吗?”

唐乐安眼眶微红地看着李晚柠,声音里的难过简直要溢出来:“姐姐,其实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因为你看向我的眼神,永远是冷淡的、波澜不惊的,好像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不会有什么情绪波动。

你也从来没有叫过我弟弟,你从来都是叫我唐乐安。小时候我以为这是正常的,直到后来我看见别人家的姐姐和弟弟吵吵闹闹却也亲密无间的相处,才发现你对我的冷淡。

难道就是因为我曾经为了得到你更多的关心,在考试的时候故意考砸,所以你就认定我是一个喜欢撒谎的坏小孩吗?”唐乐安声音里带了哭腔。

李晚柠听着他说的话,突然心像被针扎了一样尖锐地疼。

“姐姐,我不怪你,我真的不怪你。因为我早就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我。虽然你和外公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但我很清楚,我是一个不被期待的小孩。

我是妈妈短暂而不幸的一生的见证,我的存在只会时时刻刻提醒着你们,妈妈遭受过怎样的痛苦和折磨。可是,即使知道自己是不被期待的小孩,我还是拼尽全力地想要博得你们的喜爱。

姐姐你知道吗,在眼睁睁地看着妈妈抛下我,回到她的家庭的时候,我有多难过。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天不管我哭的有多大声,妈妈都没有回头,哪怕一次。

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努力地做一个乖巧懂事的小孩,只是希望你们能多喜欢我一点,多关心我一点,不要再把我当成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不要再丢下我了。”唐乐安哀伤地看着李晚柠。

李晚柠眼眶也红了,她抬起头,不让眼泪落下。

“姐姐,你说除了我,没有人对李天泽有这么大的仇恨。的确,我恨死了他,因为他把妈妈害死了,让我和你从小就失去了妈妈。

可是姐姐,你刚刚说的那些事情,我想都想不到,更不是我能做到的事情。你一直以为我是一个十分聪明的孩子,其实不是的,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我在所有人在玩的时候学习,在他们休息的时候我还在学习,拼尽全力就是为了让你们看到一个优秀的唐乐安,而不是一个庸庸碌碌的唐乐安。

我只是希望能成为你们的骄傲,难道我这么想错了吗?现在看来,我还是没有得到你的喜爱,你还是会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根据你的推断认为坏事是我做的,只是因为我的身上流淌有一半肮脏的血液。可是姐姐,你能不能,能不能,放下对我的偏见啊。”唐乐安一度哽咽,泪流满面地说。。

李晚柠紧咬嘴唇,眼泪夺眶而出。

“你是她的弟弟……”穿着睡裙的肖暖漾不知道在角落里听了多久,脚步踉跄地走了出来。

“小暖阳,你怎么会在姐姐家里?”唐乐安看见肖暖漾,惊讶至极。

“我是李天泽的女儿。”肖暖漾嘴唇颤抖地说。

唐乐安闻言呆滞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肖暖漾。

李晚柠眉头紧锁,看着他们两个。

“我记得那天,是你先发现了我爸爸。”肖暖漾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她一边流泪一边缓缓后退:“对。没错,一定是你故意让我看到爸爸出轨,然后有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所以这些事情真的都是你做的吗?你接近我也只是为了报复我吗?”

唐乐安上要触碰她,被她惊恐地躲开:“你这个杀人凶手,不要碰我!”

李晚柠想上前安抚她的情绪,没想到肖暖漾恶狠狠地把目光转向她:“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你和他策划的,那天我去找你,你明显对我们一家都表现出厌恶的情绪,你们都恨我爸爸害死了你们的妈妈,所以演了这样一场戏来杀死我的爸爸妈妈。你们这些杀人魔!”她情绪变得十分激动,看见桌子上的水果刀,毫不犹豫地拿了起来。

唐乐安皱眉:“小暖阳,你不要再无理取闹了。我根本不认得李天泽是什么样子,何况你姓肖,我怎么会在之前就知道你是他的女儿呢?你冷静一点好吗?”

“骗子,骗子!”肖暖漾尖叫着,拿着刀冲向了唐乐安,唐乐安根本没有躲闪,被划伤了手臂。可是肖暖漾的真正目标是李晚柠,她面色狰狞地朝李晚柠冲过去:“我要你偿命!”

千钧一发之时,她身后的唐乐安把她劈晕,脸上完全换了一副神情,嘲讽又不屑地说:“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伤害她。”

上一章 下一章

足迹 目录 编辑本章 报错

随机推荐: 我钟馗徒弟踹渣爹嫁首长,俏军嫂被捧在心尖穿越之皇宫里的那些日子[西幻]穿越后我拼积木建城哈利波特与不会魔法的獾再遇已经年带着空间穿越成团宠女神医又美又飒图鉴:猎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