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冬日小说网>仲夏>第13章 笔记
阅读设置

设置X

第13章 笔记

学校考虑到初三赶学习进度,月考期间的晚修也要正常上,而初一和初二不需要,白天考试,晚上讲练习和上课,中午吃食堂学校也允许初三学生提前十分钟下课去吃饭,十一月份天气也逐渐变冷,夏天也悄然无息结束了。

晚自习都是九点半结束,老林看了眼还有十分钟放学,提到借课本的事情也催促还没借到的赶紧去借,实在不行去网上买,初三上学期的课程差不多用两星期时间可以收尾了,接着又发了两张小测卷带回去做。

铃响起,一群人收拾东西回去,余夏生无可恋拿着四五张小测卷,又看了眼英语课本,晚上写完小测卷还有背一篇小短文。明天午自习之前统一去课代表那背出来。

“端正心态,加油。”

来自年级第一鼓励话语,余夏看了眼人,眉笑眼开还真是心态好。余夏点了点头,往后门出去,沈梦是寄宿生早跟着室友溜了。今天也是月考最后一天,关于初三月考成绩明天就可以出来,只因初三毕业班,初三考完的卷子,学校老师更是当重点对象赶紧批改,也不晓得明天自己成绩怎么样,余夏拿着英语课本看,一边往楼梯那走,突然手上一空。

余夏看过去,课本已经在顾盛手上了,少年把书包随意搭肩膀上,懒散的晃了晃课本,带着颇为无奈的语气教育道:“不知道走路要专心致志吗?”

“一边走一边看,出意外了咋整。”

“……”

同桌教育的是,余夏乖乖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会这么做了,便抽过少年手上的课本,两人走一块下楼,尽管现在是赶进度状态,余夏做笔记都觉得便利贴不够用,可偏偏年级第一对于笔记依旧无动于衷,难得就不怕被老师知道,然后被教育吗。

余夏把这个疑问说了出来,少年轻笑一声,

“他们应该不舍得骂,毕竟知识都在我脑子里,动笔就免了。”

“……”

“那你补习班还在上吗?”

“在啊,已经开始讲下学期的课了。”

怪不得老林说借课本的事情,这人另一天就全部带来了,不过……这是个什么神仙补习班,合着白天上课对于顾盛而言就是温故而知新。

快到校门口时,余夏就看见余弦的路虎停在那,而当事人身穿黑色西装在那打电话,见余弦来接自己,小姑娘赶紧对身边的顾盛说道:“你回去注意安全,我哥来接我了。”

说完,余夏已经跑了。

顾盛站在那,目光顺着方向看过去,小姑娘蹦蹦跳跳的抱着男人的肩膀,似乎在说什么,男人宠溺的摸了摸余夏脑袋,两人上了车,便离开了。

“儿子,爸带你吃宵夜去。”

只见另一个男生背着书包从身边经过,笑嘻嘻走到中年男子身边,也有少数家长来接小孩,顾盛沉默看着父子俩骑电动车离去,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顾盛也渴望他们能够出现在校门口,可一次都没有,再大一点渴望变成奢望,慢慢不指望了,他们眼里只有工作,自己就是多余的,以至于他们感情破裂离婚,两个人都没一个人要他,庆幸的是那会初一了,自己也可以好好照顾自己。

-

凌晨一点左右,余夏完成所有作业背完小短文。,才洗漱睡觉,另一天起来吃余弦做的早餐都想打瞌睡,吃完早餐余弦送自己上学,然后他再去公司,等红绿灯时余夏听到余弦咳嗽了一声,正在补觉的人,迷迷糊糊睁开眼看着余弦下意识说道:“哥,你感冒了吗?”

余弦通过后视镜看了眼带着困意的人,笑说道:“没,你哥哥我身体好着。”

余夏一睁一闭的眼睛慢慢点了点头,并未注意男人脸色泛白。余弦又捂嘴轻轻咳了两下,到学校门口时,余夏打哈欠说道:“又到学校了,”余弦打开车门让人出来,

余夏一边下车一边揉眼睛,余光撇到余弦脸色不太对劲,赶紧摸了一下余弦的额头,滚烫得厉害,一瞬间睡意全无。正色对人说道:“余弦,你发烧了,”

“我带你去医院打吊针。”

余弦摆了摆手,随意说道:“没事,早上吃了一点感冒药,等会就好了。”

余夏眯了眯眼,余弦生病了居然还想瞒着自己不打算跟自己说,怪不得刚刚咳嗽,余夏也面无表情直接喊名字。

“余弦,发烧不是小事,”

“你现在生病了,不能自己开车去医院,先去车里打电话让林秘书过来,公司也不要去了,你在车里等我三分钟,我去请个假马上回来,然后让林秘书开车去医院,”

“请一天假不会耽误多少学习。”

“先去车里待会儿,我马上回来。”说完小姑娘直接把书包扔后座,拔腿往里跑。

余夏气喘吁吁跑到九班,两三步走到顾盛面前,撑着桌子,喘着气严肃说道:“顾盛,我要请个假,我哥生病了,我得带他去医院打针照顾他,麻烦你跟老林说一下。”

小姑娘着急蛮荒的样子,顾盛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余夏已经跑出去了,又跑着去了一趟校医室开了些退烧药,再又跑了趟小卖部买润田,拿着东西打开车门时,余弦坐在后座,撑着脑袋闭目养神,脸色比刚刚还差。林秘书已经在驾驶位了,

“林秘书,去医院,”林秘书点了点头,发动车去医院,余夏拿着退烧药还有润田,小心翼翼叫醒余弦,轻声说道:“哥,先吃一些退烧药。”

余弦睁开眼,身体完全没了力气,看了眼一脸紧张和担心的余夏,余弦后悔没把感冒当回事,演变成现在发烧,让余夏这么担心。

吃完药,余夏让人枕着自己肩膀眯一会,说道:“马上就到医院了,”余弦点了点头闭眼睛。

-

顾盛看了眼时间,还有五分钟上早自习,看了眼旁边空荡荡的位置,便下楼去了一趟小卖部,拿着一叠便利贴还有一本草稿纸,付完钱又回教室。

余弦在医院打了三瓶吊针才回去,一到家吃完医生开的药便睡着了,而后余夏便到厨房开始做山药排骨汤,做完后给人端过去。余弦也正好醒了,见自家哥哥一脸憔悴样,余夏心疼死了。

“哥,喝点山药排骨汤,然后再吃点药睡一觉,明天就好了。”小姑娘语气跟哄小孩一样,余弦点了点头,刚想伸手拿过来,余夏阻止说道:“你干嘛?”

“生病了,还要抢饭碗啊!”

“……”

“你现在是病人,我得照顾你,当然要喂你了。”余弦失笑,便理所应当享受五星级服务。

喝完后吃完药,余夏把碗放一旁,闷声说道:“如果不是我发现了,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告诉我,然后也不当回事,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余夏低着脑袋,自顾自说道,看得出来心情非常低落。

“余弦,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是彼此唯一的亲人,也是对方最重要的人,”

“我只有你了。”说到这余夏鼻子也酸的厉害,努力被让自己的声音哽咽。

“身体不舒服,就要重视起来,要跟我说,咱们去医院,你不要硬扛。”

“爸妈离开的早,我知道你为了生活付出了多少努力,才有现在的物质生活,我知道你对工作认真负责,但你可不可以对自己的身体也关心一下,”

“还有……你记住你不是一个人,你有我,我也在好好成长,努力长大,成为你的盾。”

“生病从来就不是小事,你也不要对我有任何隐瞒。”余夏了解余弦,即便生病了肯定不会跟自己说,怕自己担心,越是这样余夏就越心疼,余弦摸了摸人脑袋。

“傻丫头,哥已经好多了,睡一觉就行。”

“不要担心,你刚刚说的哥也乖乖听进去了。”

余夏红着眼眶点了点头,摸了摸余弦额头还是有点烫,但比之前好多了,便赶紧让人休息,自己则去厨房钻研晚上给余弦补什么。

-

走廊里,一群人拦都拦不住,看着顾盛满脸戾气一拳挥了过去,男生直接被打的鼻血流出倒地,政教处和老林赶来了,受伤的男生带去校医室,其他人跟着去政教处,在政教处呆了十几分钟,顾盛便回教室了,少年神色冷淡回位置,一群人默默看了眼,没一个敢说话。一直以为顾盛的好脾气九班学生有目共睹,学习成绩好,为人也不高傲,是一个很好处的人,而对于打架那么猛的顾盛九班学生还是第一次见。

沈梦低头给余夏发消息把打架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下,然而那时的余夏已经手忙脚乱了,下午余弦突然又发高烧,直接烧晕过去了,余夏吓得连忙打120,进医院吊水,差不多晚上九点多退烧,然后又回去,一个晚上都守在余弦身边,心理状态更是处于心惊胆战。就像一把刀悬在上面。

早上确认余弦没发烧,做好小米粥,余夏才背着书包回学校,整个人精神都不好黑眼圈又重,回到教室也没注意其他人的目光,直接趴着倒头就睡,如果没记错早自习是英语,一般情况下英语老师都不会来教室,都是英语课代表监督大家早读。

再次醒过来早自习已经结束了,大脑缓冲几秒,缺课一天桌肚里的小测卷估计变成小山丘了,余夏一摸……确实如此。

科目老师为了赶进度,小测卷没完没了的发,没完没了的写,余夏拿着小测卷放桌子上,刚想问昨天月考试卷发了没,只见顾盛拿着一本草稿纸还有一叠小厚的便利贴放桌子上,撑着脑袋,语气漫不经心说道:“草稿本里记的都是课堂笔记,便利贴记的是月考试卷里你错的一些题的解题思路还有分析,错题也给你订正了。”

“你等一下看看。”

余夏:“……”

余夏安静盯着人看,见人一双疲惫的眼睛乖巧看着自己,顾盛忍住想摸人脑袋的动作,轻笑说道:“不要太感动了。”

余夏:“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是一个特别特别好的人。”

小姑娘一脸正色说道。

一个不喜欢做笔记的人,却为了自己做笔记,太他妈感动的痛哭流涕。

“如果可以哭出来,我已经泪流满面了。”

听到这句话,顾盛嘴角弯了弯。脑子里都是那句你是一个特别特别好的人,再低头看看要写的一千字检讨,好像也没那么讨厌了。

顾盛转头看人时,余夏垂着脑袋认真看草稿本上的笔记,顾盛盯着那双眼睛底下的黑眼圈,直到铃响才缓缓收回目光。

-

宋家庭抱着篮球把顾盛叫出去后,沈梦赶紧走了过来,见人一本正经说大事的模样,余夏一边补卷子一边说道:“怎么了?”

沈梦看了眼教室门口,便拿出手机晃了晃,

“我昨天在扣扣给你发消息,你还没看吗?”

余夏摇了摇头,余弦下午突然烧晕过去,哪有功夫看手机,

“那你赶紧看看,昨天顾盛打架了。”

余夏:“……”

原来是一群傻狗看见余夏在校门口跟自家哥哥互动行为过于亲切,以为余夏早恋傍大款,小小年纪不学好,便把这事到处说,甚至散播谣言。顾盛一听先是冷声警告闭嘴,那是人家亲哥哥,可那群傻狗不听,跟好玩似的继续说,一气之下顾盛一拳挥过去,还是见血的那种。然后去了政教处被罚一千字检讨。

余夏冷笑一声,打架虽然不对,可是嘴巴过度不听话,自然是要暴力解决一下。

“他麻痹的,一群傻狗活腻了。”

“居然害我同桌写检讨。”这句话刚说完,顾盛便走了过来,余夏起身,直接喊话,

“顾盛,你过来。”

小姑娘一脸严肃,口气有点霸道。

顾盛挑了挑眉走过去,便听见余夏说道:“你检讨写了没?”

顾盛:“……”

“没,”

余夏点了点头,幸好没写,便继续说道:“政教处是眼瞎吗,一群傻狗散播谣言,你的行为是属于行侠仗义。”

“凭什么让你写检讨,年级第一的手是用来写卷子的,这狗屁检讨才不配你去写。”

“政教处那边我去说,总而言之检讨不要写,你又没什么错,写个□□。”

顾盛:“……”

这说话气势,就好像是顾盛受委屈了,余夏必须要讨回公道,余夏刚想走过去,顾盛拉住了人,

“你这话说的已经感动的稀里哗啦了,不用再去政教处,那傻狗我也收拾了,中午放学他们会过来跟你道歉,为他们不正当言语。”

我的个天,我余夏是碰见了一个什么神仙绝世同桌啊,但余夏还是坚持去说,没办法顾盛跟着人过去,默默站在门口等,等余夏出来时,小姑娘跑了过来,兴奋说道:“同桌,你不用写检讨了,”

“政教处我搞定了,”

“我们回去吧!”

余夏一脸得瑟,小姑娘高兴得尾巴晃来晃去,一副求表扬的模样,顾盛笑了笑,柔声说道:“不愧是我同桌,就是厉害。”

“不用写检讨了。”

对于写检讨,政教处只是表面说说,并不会真的让一个年级第一去写检讨,能让一个年级第一动手打架的人,那肯定是有理有据被逼急了的情况下。

“同桌,”

“嗯,”

余夏抬头看人,嘴角弯弯笑着说道:“谢谢你,行侠仗义保护了我。”

“对了,有机会介绍你跟我哥认识,他很好相处的。”

顾盛(笑):“嗯。”

上一章 下一章

足迹 目录 编辑本章 报错

随机推荐: 他自星海深处来东京剑圣2077女尊:穿越异世之我靠算命养夫郎一品相玉师重生的极品王妃传武之魂不灭阳帝薛定谔爱情从三体开始射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