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

设置X

第360章 兄弟

就在符家过大礼这天,太后和太子终于启程,宣治帝和姜长宁带着小白和小阡,送到城门外。

小白再三叮嘱他大哥,“在路上看到好吃的好玩的,让人捎回来给我、不是,是给妹妹。”

“知道了,你和小弟小妹都有。”太子拍拍他的肩,“照顾好弟弟妹妹,不要惹母后生气。”

“我从来不惹母后生气。”小白说道。

太子沉默了一下,道:“你让小弟帮你抄写文章的事,母后知道了。”

小白大惊失色,一把抱住太子的胳膊,“大哥,你带我一起走吧,求您了!”

“你最好是找母后承认错误,而不是逃跑,你该知道,我不可能带你走。”太子冷酷无情地拒绝了他。

“大哥,我是你最亲爱的弟弟,你怎么忍心?”

“我忍心。”

小白知逃不走,哭丧着脸问道:“大哥,母后会不会气得揍我?”

“母后不揍人。”

“万一气狠了呢?”

太子打量着小白一下,道:“你皮很厚实,扛揍。”

“大哥,你还有没有兄弟情了?”小白悲愤地控诉道。

“我带你去母后那,说你已知错,以后再不让小弟帮着抄写文章,为你求情,这样如何?”

小白正要说什么,太监过来催促太子了,“太后娘娘急着赶路。”

太子也就没再和小白多说,直接上了马车,护送太后往川省去。

看着车队远去,姜长宁对严吟谣道:“走吧,我们也回城了。”

“嗯”严吟谣带着几分不舍的收回视线。

“你这是何苦。”姜长宁轻叹道。

严吟谣抿了抿唇,“我不想见那两个人。”

姜长宁不太清楚她和生父继母之间发生的事,但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严吟谣过了这么多年仍无法原谅生父继母,可想而知这两人做的事有多可恶。

“对了,你塞给太子什么东西?”姜长宁好奇地问道。

“防止太子回来给你带个儿媳的东西。”严吟谣笑道。

“不会的,我有教导过太子,陛下也安排了人在太子身边,杜绝出现那样的情况。”姜长宁笑道。

“表嫂啊,严家有些人不要脸,什么下作的手段都使得出来,君子之招可防不住他们。”严吟谣说道。

姜长宁眸中闪过一抹厉声,“那他们就拿命来填好了。”

她不会因为是太后的娘家人,就手下留情的,宣治帝亦是。

“小渔儿坐的很稳当了吧?”严吟谣换了话题。

“坐得挺稳了,还很着急想站起来学走路呢。”姜长宁笑道。

“那可不能让她走,腿骨头还没长硬实。”

姑嫂二人一路说着话,进了城,严吟谣没有跟着进宫,而是由一小队侍卫护送回家。

到了皇宫,姜长宁领着两儿子回启元宫,宣治帝则去了勤政殿见大臣。

进殿,冯嬷嬷就告诉她,“小公主长牙了。”

“这么早?”姜长宁记得三个儿子快七个月才长的,现在女儿才五个多月呢。

奶娘将小渔儿抱过来,姜长宁净了手,去掀她的嘴唇,果然看到粉嫩嫩的牙床上冒出了小白点儿。

“牙长得早,说话也早,小公主是个聪明人儿,不比三个哥哥差。”冯嬷嬷笑道。

“娘的小宝贝,是个聪明娃娃。”姜长宁将女儿抱了过去,悬空晃了晃她。

小渔儿咯咯地笑了起来,似乎很喜欢这个。

姜长宁没力气上下抛接她,就打横抱着她,转了几个圈,把她逗得笑得口水直流。

“还真是胆大的丫头。”姜长宁将她放在榻上。

“啊啊啊!”小渔儿挥着小手喊道。

“还想玩呀?娘没力气了,让你两个哥哥陪你玩吧。”姜长宁去换衣裳。

等她换了身轻便的衣裳,卸下大部分钗环,坐在临窗的炕上喝茶时,小白慢慢地挪了过来,干笑着喊道:“母后。”

“嗯”姜长宁垂下眼睑,也不去看他。

“娘,今天辛苦了,儿子给您捶捶腿。”小白拿起搁在旁边的小软木棰道。

“不辛苦,说吧,你又闯了什么祸?”姜长宁明知故问。

小白“啪唧”跪地上了,放下木棰,双手捏着耳垂,“娘,儿子知道错了,您原谅儿子这一回吧,儿子再也不敢了。”

“说一说,你为什么要让小阡帮你抄文章?”姜长宁严肃地问道。

“高君孟颇知律令,尝自伏写书,署郎哀其老,欲代之,不肯,云:‘我躬自写,及当十遍读。’也就是说抄一遍,就已记住了,为什么还要抄那么多遍?这是在浪费时间。娘,您说过,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我不能浪费时间。”小白振振有词地道。

“记住了文章就行了吗?你可知这文章之意呢?”姜长宁接着问道。

小白眼睛一亮,“娘,那是不是我记住了,就不用抄那么多遍了?”

姜长宁看着他冷笑,残酷地吐出两字:“不行。”

小白瘪嘴,像霜打的茄子。

姜长宁扶他起来,拉着他在身边坐下,“娘知道,一遍又一遍的抄文章,的确枯燥无趣,但是小白,抄文章是一个发现、学习、认知的过程,不仅锻炼人的书写的能力,还能培养毅力,磨练意志。”

说了一通抄文章的好处,姜长宁推了推他,“去把你弟弟叫来。”

“娘,都是我的错,不关小弟的事,您别罚他了,您要罚就罚我一个。”小白赶紧道。

“知道你们兄弟感情好,但这事,你俩都有错,快去把你弟弟叫过来。”姜长宁说道。

小白没办法了,只得过去叫小阡。

小阡也很识时务,“母后,儿子错了。”

“错哪了?”姜长宁板着脸问道。

“不该纵容二哥偷懒,不该帮着二哥抄文章欺骗先生。”小阡对着手指说道。

姜长宁问道:“小阡,你会这么做,是为了兄弟情义对不对?”

“母后,您说过兄弟有今生没来世,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二哥不喜欢抄文章,我喜欢,帮着抄一抄,也不费什么事。”

“兄弟姊妹是该相互扶持,守望相助,彼此成就,但包庇、纵容甚至协同做坏事,那是错误的,好兄弟就应该在对方做错时,给予指正,帮助兄弟回归正途。”

姜长宁尽量简单明了的告诫兄弟二人,兄弟俩异口声道:“母后,儿子知道了。”

“做错事,就该罚,你们自己说,该怎么处罚你们。”

小白想了想,“儿子抄十遍《礼记》。”他最不喜欢抄文章,这种惩罚对他而言,是最重的。

“儿子每天增加半个时辰练拳时间。”小阡不爱运动。

姜长宁微微笑,“小白抄三遍就行,小阡每天增加一刻钟。”

母后减轻了惩罚,兄弟俩都很高兴,“谢谢母后。”

上一章 下一章

足迹 目录 编辑本章 报错

随机推荐: 洋港社区和大佬种田的日子剑吞苍穹太古天圣女配有上亿房产重生成虎:虎婆娘竟是女帝转世死亡诊所我挽救的诸天末世女神超多李妞寻仙记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