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

设置X

第8章交谈

说实话,对于六道轮回之主,一开始清景实际上是并不放在眼中的。

虽然六道轮回之主以一种鬼神莫测的能力将他们这些人全部挪移到了轮回空间,又以他们不知道的手段挪移到了现在这个位置,但是在清景看来,六道轮回之主也不过是利害一点的法身而已,不过是在装神弄鬼,并不知道什么大惊小怪的。

而对于六道轮回之主给他们下达的那些禁令,清景也只是觉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一旦让他找到机会,让他撞见了其他正道的法身境界的高手,清景就会毫不犹豫直接将六道轮回之主卖掉。

现在的他显然并不知道六道轮回之主真正的力量。

不过楚离也并不想让清景就这样直接死掉,以此来证明些什么事情。

楚离说道:“你们几人千万不要小看留在你们身上的那个禁制,哪怕是我,也没办法帮你们解开。而我想,在这片诸天宇宙世界之中,或许绝大多数的人也不会比我更强了。”

楚离这番话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效果,因为除了孟奇之外,其他的轮回者们并不知道楚离究竟是怎样的人。

在他们眼中,楚离或许也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法身而已,或许是一个厉害一点的法身,你说自己很强,但是究竟有多强,谁能知道呢?

但是孟奇却另外有想法,他在穿越了那么长的时间之后,早就已经弄清楚了主世界的一些情况了,也知道那些所谓的法身高人的的确确是非常厉害,在那个遍布武侠画风的世界,基本上可以说是开始修仙了,甚至修炼出了一些成果。

但是,比起眼前这个能够穿着一身现代化服饰,然后还能穿越诸天世界的神秘人来说,肯定还是差得太远。

孟奇在心中反复推测了一番之后,他就直接开口问道:“原来如此,这位前辈,请问前辈找到我等究竟是要做什么事呢?”

当然,眼前这个神秘人虽然能够看出六道轮回之主在他们身上留下的禁制,但是却没有办法打破。

所以现在在孟奇的心中,六道轮回之主大于眼前的神秘人,大于主世界之中的那些法身高人。

这样一想的话,或许那些法身高人连六道轮回之主都比不上。

因为他们这些人都修炼了武功,虽然还没有修炼到开眼窍的境界,但是眼力也是大大增加过的。

楚离说着忽然一伸手,众人就看到楚离的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条近乎半透明的丝线。

至于六道轮回之主和眼前这个神秘人实际上是一伙的,双方一起联合起来,在自己这些人面前演绎出双簧,这种可能性并不能说是没有。

毕竟,孟奇从来没有听过那些法身高人能够穿越到其他世界的情报消息。

楚离说了一句:“看来你是尘缘未了。不过算了,这也不关我的事。实际上我找到你们仅仅是一个意外而已。”

这样才能够看清那飘渺的丝线。

不过眼前的神秘人并没有这样做,说不定还是有一些善心的。

至少这个神秘人对他们应该是没有什么恶意的,不然也不会故意提醒他们。

孟奇略微尴尬,这好像是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第2次还是第几次听到别人说自己不像一个和尚了。

楚离听到这话,看了孟奇一眼,随后淡淡说道:“小和尚,你还真不像是个和尚啊。”

不过,无论如何,现在这个神秘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这对他们来说应该也算是一个奇遇。

但是在孟奇看来实在是很低很低,一来这并没有必要,二来还有弄巧成拙的可能性。

这丝线飘飘摇摇,似乎怎么也看不清楚。

他只能双手合十行礼之后说道:“慈悲慈悲,施主,小僧真定算是个半路出家的和尚,所以有时候说话,举止言谈方面还不能做到和诸位师兄弟们一样。”

毕竟无论是六道轮回之主,又或者是眼前的这个神秘人,如果想要杀掉他们,甚至将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弄死,都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不过他们也仅仅是能看到一小部分,只能猜测这丝线一头一尾,似乎连接在他们身上和眼前这个神秘人身上的。

反倒不如让他们将六道轮回之主的事情说出来,然后当面让他们被六道轮回之中抹杀,这样才能够给他们留下更加深刻的警示。

戚夏见到这丝线之后疑惑道:“请问这丝线究竟是什么东西?难道是某种宝物吗?”

楚离见其他人也是一副好奇的模样,他摇摇头说道:“要说是宝物也可以说是,不过我想它肯定不是你们寻常意义上说的那种宝物。这实际上是一条因果线。”

听到楚离的话,众人心中有些惊讶。

因果线在真实界中实际上也有提及,有许多高深功法在修炼到后期境界的时候就会涉及到因果。

但凡家学渊源之人,基本上对此并不会非常陌生。

不过众人也是知晓,因果线这东西,因果这东西,凡是提及必然是一种抽象化的概念。

在以前,他们甚至都以为所谓的因果也仅仅是一种哲学思辨上的理解,是一种武学的概念,并不是真实存在的。

但是现在,却有人拿着一条线在手中,对他们说,这是因果线。

那就像是将哲学思辨上的抽象概念化为一种真实存在的物理现象。

特别是对于孟奇而言,更是如此。

孟奇心中甚至猜想,能够掌握因果线的神秘人,说不定其力量并不是比六道轮回之主弱的。

或许两者境界力量相仿,没有上下高低之分。

毕竟,一个人连抽象的因果线都能够凝聚出来的话,是否说明对方也有什么手段能够斩断这因果联系呢?

至于一个人的因果联系,如果被断掉之后,究竟会发生怎样的事情,孟奇心中也猜测不出来。

不过毫无疑问,孟奇对眼前这个神秘人的信心更足了。

孟奇想到将他们诓到这个世界来的六道轮回之主,对比这个神秘人,六道轮回之主显然更不好相与,而且对他们的要求也更加苛刻,动不动就是抹杀。

另外,孟奇也并不觉得六道轮回之主将他们带到这个世界来,是为了帮助他们变强的。

只要想想那些六道轮回之主提供的兑换的功法,那些真正强大的功法,顶级的功法,兑换所需要消耗的善功实在是太贵太贵。

普通的轮回者或许做几十几百次任务也没办法兑换出来。

至于那些普通一点的功法,实际上在少林寺中又或者是在其他的名门大派内部,那都是不缺的。

甚至就连那六道轮回之主可供兑换的最高深莫测的功法,在现实世界之中,在主世界的那些名门大派内部,也并不是没有。

所以在孟奇看来,六道轮回之主仅仅是用这些功法吊着他们而已。

虽然一开始他看到那些功法之后也是十分的心动,但是早在现代社会吃过各种大饼的孟奇十分清楚的了解,画出来的大饼并不是真正的大饼。

它仅仅是吊在你面前,让你努力加班辛苦工作给老板赚钱的一个借口而已。

而且最让六道轮回之主没办法得到孟奇信任的原因之一,则是在孟奇看来六道轮回之主似乎是有一些太过感情丰富了。

没错,这就是真正的原因。

六道轮回之主从头到尾说话的语气都是十分的冷漠,但是冷漠就并不等于冰冷。

如果六道轮回之主说话的声音是冰冷的话,那么孟奇可以将其认为是一种提前设置好的固定的程序,就好像无限流的鼻祖主神空间所描述的主神一样,仅仅是一个冰冷的程序而已。

你只要不违反祂宣布的禁令,那么你就不会有任何事情。

可是六道轮回之主并不是冰冷而是冷漠,那种语气就仿佛是在看一只蝼蚁而已。

他们所有的人都是蝼蚁,而六道轮回之主则是高高在上。

所以在孟奇看来,或许就算有一天他们真的凑够了六道轮回之主要他们凑齐的那些善功,说不定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没办法兑换到那些神功秘籍。

甚至就连想要脱离六道轮回之主,或许也是没办法做到的,还得要看对方的心情才可以。

这样的想法,一开始仅仅是孟奇心中隐约的感觉而已,或许连当时的他也没有意识到。

但是现在在遇到了一个神秘人之后,双方一对比,孟奇心中就隐约将那个想法冒出来了。

这样想着,这时候其他人心中又诞生了一个想法:既然眼前这条神秘的丝线是因果线的话,那么又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他们和眼前这个神秘人产生了因果联系呢?

从别人第1次看到楚离的表情来看,眼前这个神秘人和他们所有人应该都是并不认识的。

从对方的穿着打扮来看,眼前这个人或许都和他们并不在同一个世界。

众人现在已经开始隐约接受了六道轮回之主之前的说法。

这时候眼前的神秘人继续开口说道:“这条因果线实际上一开始是并不存在的。当我想要它存在的时候,它便出现了。”

听到这话,众人一时半会儿还有点不太明白,什么叫一开始因果线并没有存在,但是他想要存在这条因果线便出现了?

难道所谓的因果也可以任由人的想法随意诞生或者是消除掉吗?

楚离继续说道:“你们能够出现在这个世界,并且我看出你们与这个世界之间本来并不存在什么因果联系。

反倒是与另外一个世界中的因果联系更加紧密,所以看来你们应该就是通过某种方式,或许就是我之前所说的那个神秘存在来穿梭了世界吧?

这样一来我之后要说的话,你们应该也能容易理解了。

我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不是你们之前所在那个世界的人。

我所在的世界相对比而言要更加偏远一些。”

众人思考,世界与世界之间也能用“偏远”这两个词来形容吗?

还没等他们思考出什么结果,楚离说道:“在我所在的那个世界之中,我的修炼已经抵达了巅峰,甚至又离开了那片世界,在周围的世界之中游历,却发现那些世界之中所具有的修行力量,就算修行到了顶点,与我相比也依旧有肉眼可见的差距。

我意识到,如果我想突破现有的限制抵达新的境界的话,就必须在无穷的宇宙之中寻找新的机缘。

所以我便让这条因果线出现了,而现在看来我或许已经找到了。”

楚离说着看着众人,此时众人心中也在猜测:难道眼前这个神秘人所说的新的机缘就是他们吗?

众人心中有一些忐忑,莫非此人是觊觎他们门派之中传承的那些佛家道家的神功秘典吗?

产生了这样的联想,众人里面有一部分人心情立刻变得复杂,甚至有些警惕起来。

比如清景,之前就怀疑六道轮回之主想要让他去偷天帝玉册来兑换。

而眼前这个神秘人更是这样说,让清景怀疑是不是之前的六道轮回之主想要诱惑他,发现没办法成功之后就选择要直接来硬的了。

想到这里,清景立刻露出了视死如归的表情。

无论如何,他肯定不会将门派之中的神功秘典偷出来兑换的,也不会透露给其他任何人。

就算要付出自己的生命,他也会坚守住门派中的典籍。

不过,也倒是有一些人心中产生了其他的想法。

比如之前实际上一直不受门派重视的张远山,齐正言等。

虽然张远山能够修炼到现在,的确是少不了门派的培养,但门派之中真正的核心功法也轮不到他们这些人来继承。

按照现在这样的情况修炼下去,或许最终修炼到巅峰,也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外景而已。

想要突破到法身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众人心中也仅仅是动了这个念头,甚至这念头也仅仅是一闪即逝而已。

而楚离接下来的话却直接让他们思考是否自己之前的猜想是错的。

因为楚离接下来说道:“我预感到我之前的修炼,虽然抵达了一个妙境,但实际上是一种无源之水,就好像一座没有坚实地基的高楼。

所以我想要攀登上境,却怎么也无法成功。”

上一章 下一章

足迹 目录 编辑本章 报错

随机推荐: 总裁,撩你有毒末世之带着系统闯天下傲娇王爷迷妹妻苟在妖武乱世偷偷修仙将军退役后日常智能湮灭[赛博朋克]挚宠军妻:国民纨绔,请指教!不忘初心的孤勇离婚前一天,渣攻失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