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冬日小说网>眷灵飞升>第325章:坟区
阅读设置

设置X

第325章:坟区

“轰隆——”

天锤百甲鲨重重的砸倒在地,滚烫的肌肤渐渐冰冷。

它大概无法想象,凶狂了一辈子,最终会以这样的方式谢幕离场。

“哗啦~~哗啦~~”

黑黝黝的冥水中,晃动的涟漪逐渐平息。

待到水面如镜面一样平整,昂首挺胸的奇美拉幼崽,扒拉着鲨鱼的肚子,大口啃食鱼肉。

当然,羊首索然无味,狮首视若无睹。

干饭的只有蛇首,每次咬下一大块肉,甭管有没有鱼刺,直往腹中吞咽,急不可耐的吃相,宛如饿死鬼投胎。

“轻中度伤势……快速恢复中?”

夜寒君审视奇美拉幼崽的伤情,看似血肉模糊的伤口,实则已经被浓郁的生命力覆盖。

气血流动间,肉芽生长,痂痕结块,巅峰蛮兽的强悍体格一览无余。

“可惜,这坚不可摧的百层钢甲,似乎被绝弦破坏了本质的结构。”

“不然,做成几套护甲,或者拿去锻钢炼金,都是极为上乘的材料。”

鹅大仙嘀咕着,慢吞吞从侧翼靠近天锤百甲鲨的尸体。

金属翅膀在上面一敲,只是轻轻一碰,钢甲四分五裂,再无一丝神异。

“没事没事,大鲨鱼混身是宝,少掉一两样不痛不痒的,没关系哒!”

瓜瓜忽然变成鹅大仙的模样,翅膀当成菜刀,直往天锤百甲鲨的脖子斩去。

努力了好久,始终不得要领。

昏昏欲睡的狮首见它太费劲,看不下去了,随便拍了一掌,鲨鱼脑袋咕噜咕噜滚了出去。

“耶!大蝌蚪,我们得到了鱼王的头骨!”

“离开这里的必备条件,又满足了一个!”

冒牌的鹅大仙抱住鲨鱼的脑袋,像是抱住不规则的皮球,没心没肺嘻嘻哈哈。

想起鱼肚中可能还有宝贝,它赶紧把鲨鱼脑袋丢给夜寒君,然后变回本体,凑到羊首的旁边,和它一起看着蛇首进食。

“一口接一口,蛇小凶吃得好快呀,肚子都鼓起来惹。”

“转眼间,十分之一的尸体就被它吃掉了,胃口真大!”

瓜瓜露出叹为观止的小表情,旋即拍了拍自己扁平的肚子,能够联想到的,只有自己泡澡的时候咕噜咕噜喝水,小肚皮才会像小山丘一样鼓起来。

“嘶……”

蛇首完全不在意一堆脑袋盯着它看,专心致志只想进食。

夜寒君也不麻烦它,顺着尸骸另一侧的伤口,委托鹅大仙帮忙搜刮。

“滴溜溜……”

捣鼓没两下,一颗直径超过一米的宝珠滚了出来,通体冰蓝色,潮湿的水雾围着它打转,所触碰的地方,也都留下一滩湿哒哒的滚痕印记。

“这么大的避水珠?”夜寒君愣了一愣。

他尝试抱起宝珠,意外发现,珠体轻盈,没什么实际的分量。

心念一动,他往堤坝处走过。

果然,平静的冥水又翻滚起来,隐隐绰绰向着两边分开。

但它们分得不够彻底,冥冥之中有古老的法则压制着这里,冥水依然是凶狂的、危险的,没有可供行走的特殊通道。

“不适合在这里使用?”

夜寒君明悟,倏地收起避水珠。

这颗珠子若在其他的水域,定能轻松分割水浪,百米之内随意通行。

这里不行就不行吧,反正鱼王的头骨已经获得,距离脱困只剩下几步之遥。

“人类眷主,这是什么?”

鹅大仙扒拉半天,又从肠子里扒出一株奇异的水草。

夜寒君定睛望去,这株水草似蛇非蛇,倒有点像是无角无爪的金龙。

若不是一根铁羽戳着,强行固定它的身体,保不准松开来,一飞冲天,霎那间逃之夭夭。

“这是……龙吟草?”

夜寒君侧耳倾听,竟真的听到微弱的龙吟声,穿过耳膜,直透灵魂。

他平静的面庞突然泛出一缕红光,眸光湛湛,精神抖擞,仿佛吃了十全大补丹。

“五……六……七……八……九……九条根须,这是九千年以上的龙吟草,无限接近于万年级别的大药!”

“有什么作用?”

鹅大仙斜着眼瞥视,初时还有些漫不经心。

“看到上面的草籽没有?这种草千年结一次籽,每一颗草籽吃下去,都能赋予巨龙级别的血气强化。”

“你现在是天地大成,每次服用一颗草籽,都能在短时间获得不亚于天地圆满的战斗力。”

“奇美拉幼崽也是,以它的体质,同时服用三颗草籽也能抗住,借此获得越级而战的可能性……这样的宝药,无疑是我们当下最欠缺的物资之一!”

“听起来不赖。”

鹅大仙端正态度,重新审视需要它瞪大眼才能看清的小草。

“稍稍休整,等蛇首吃饱,我们回家。”

夜寒君重新支配艾姬芙拉,请花烛作为副手,帮助切割天锤百甲鲨的残尸。

这具尸体确实浑身是宝,单单是残留的血液以及肉块,便能充当高品质的食物,推动奇美拉幼崽的发育和生长。

但它的尺寸太大了,随身携带的空间储物道具,不可能全用来放置尸体,需要其他的容错。

为此,夜寒君剥掉无用的钢甲碎片,减轻重量。

又将苍木鱼催生出来的树木砍下,制作简易的木筏,准备让奇美拉幼崽拉回去。

忙活半日,终于处理完全部的事项。

夜寒君拍去掌上的灰尘,又以瓜瓜的水枪,洗去全身的污垢。

“这些肉,足够我们小半年的伙食。”

“要是用来投喂蟑螂,怎么也能孵化数十窝,蟑螂大军的总数量,将会超过一万……”

夜寒君飘身落于羊首,拍了拍背后蛇首的脑袋,整装待发。

被迫醒来的狮首,这一次学乖了。

它没有浪费时间,轰隆轰隆就开始狂奔,满脑子都是快点回到茅屋,快点睡觉。

……

“老爷爷,开门!开门!”

半日的奔袭,茅屋映入眼帘。

隔着老远,瓜瓜率先叫嚷起来,兴冲冲,乐滋滋,殷切切。

听到动静的夜隐,推开门来,侧着耳认真倾听,沧桑年迈的脸庞上,很快露出惊疑之色。

“你们钓到了什么,高兴成这样?”

“我们把追杀你的鱼王钓上来啦!”

瓜瓜眉飞色舞,恨不得充当夜隐缺失的两只眼睛,让他亲眼瞧瞧它们的鱼获。

“老爷爷,这条鱼可大了,为了搞定它,小懒小奇小凶都吃了不少苦头呢!”

“今晚我们一起吃鱼汤吧,你们吃,本瓜来烹饪,也该学习学习厨师的本领啦!”

……

努力消化信息的夜隐,木然半响,嘴唇蠕动几次,还是没能说出话来。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可这一刻,即便没有瞳仁闪烁的色彩,他的眉鼻口耳,无一不凸显着心中的怪诞。

久居此地,最重要的食物来源,以及最重要的宝物来源,全都仰仗空穴垂钓。

但他钓了这么久,最最惧怕,最最不想见到的鱼王,一日之间变成了冰冷的尸骸,这般结果,实在是出人意料。

“只是一天,就有如此惊人的收获……你我之间的差距,显然已如鸿沟般难以逾越。”

“你距离那三位少皇,越来越近了。”

“我期待你超越他们的那一天,以双职权之身,开创我夜氏十三万年的宏伟篇章……”

百感交集的夜隐,又是落寞,又是自豪,最终长长一叹。

唯有切身体验,方知此地的凶险。

夜寒君的成长可谓是日新月异,如此惊才绝艳之人,若是因双职权所困,不免令人扼腕叹息。

对此,夜寒君只是淡然而笑。

他心知肚明,他借了奇美拉幼崽的战力。

非契约关系,这是隶属身外之物的力量,无法与他的个人潜力混为一谈。

他要走的路,依然漫长,依然艰难。

想要熬到出头之日,现在就下定结论,为时过早。

“休息两日,我去坟区探索。”

“若能提前找到深层冥土,趁早离开这里,我们才能寻找下一个机缘。”

“小心诅咒。”

夜隐再度提醒,顾虑重重道:

“我知道,你身边有净兽跟随,支配状态,逃脱的手段也比我丰富。”

“但那一块地方,极阴极寒极冷。”

“大量怨气的积蓄,要么见不到生灵,能见到的,必然是恶中之王,拥有着无量级别的战力。”

“放心吧,本瓜会保护大蝌蚪的!”

正在煲汤的瓜瓜,开小差道:

“实在不行,本瓜变成大蚯蚓,亲自潜入地下,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神不知鬼不觉挖走土壤,谁也发现不了。”

“难。”

夜隐摇头,不敢苟同。

要是如此简单,他也不至于在那里丢掉眼睛,深陷于致盲的痛苦中,日日夜夜为之煎熬。

“好嘛,夜懒懒说的,天生我材必有用,今日之事明日做,这两天好好休息,不要想那么多!”

“老爷爷,快尝尝,这是我亲手煲的汤,本瓜闻着挺香的,你瞧瞧能打几分?”

微微一怔的夜隐,颤颤巍巍接过瓜瓜的汤。

本着信任,他拿起勺子尝了一口,没想到虚白的脸色惨红一片,连续咳了十几声,鼻子里突然喷血,怎么也止不住。

“这……这汤里……你加了什么东西?”

“本瓜加了点药草!”

瓜瓜眸光灿亮,像是发现宝藏似的,期盼着问道:

“是不是很好吃?本瓜念着你身体虚弱,偷偷加了一颗龙吟草的草籽!”

“另外,本瓜还加了银蓝花、汪汪藤、无心果、弱相花……这是本瓜自创的百味大补汤,老爷爷可是第一个品尝的人呢,连大蝌蚪都没有这个待遇!”

“你……你这是害我……”

夜隐伸着手指一阵颤抖,突然仰着面、喷着血,栽倒在床褥上,昏迷不醒。

“嗯?”瓜瓜歪过头,茫然不解。

额头冒着三根黑线的夜寒君,冲上去探了探夜隐的鼻息,确认还活着后,一哐当敲在小家伙的脑袋上。

“知不知道,虚不胜补!”

“夜隐已经吃了一株草药,原则上不进食也无妨。”

“你给他加大药剂,还是胡乱搭配的灵材,万一吃坏了身体,蟑蟑和螂螂就该找你报仇了!”

“啊?对不起嘛……”

捂着脑袋的小瓜瓜,可怜兮兮道:

“本瓜又闯祸了?不应该啊……”

“那些灵材,本瓜潜意识里觉得可以搭配,并不是胡乱扔进去的……”

“嘶溜——嘶溜——”

精力始终都很旺盛的蛇首,不知不觉摸到了厨房。

不顾烧红的炭火,它扑进汤中如鲸吞水,本就鼓起来的大肚子,又往外涨了两圈。

“嘶!!”

才喝了几口,它居然晕头转向,分不清东南西北。

等到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别说瓜瓜吓了一跳,就是夜寒君心里也咯噔一下。

“不会吧……蛇小凶也扛不住药性?”

瓜瓜彻底没底气了,一副好心办坏事的模样,情绪低迷。

“不对……”

夜寒君不是兽医,照看不了生灵。

但他有资质鉴定,属性面板中显示的,并不是“食物中毒”,而是“撑肠拄腹”、“快速消食”、“快速愈合”。

“这份你自创的食物,或许有一定的正面效果。”

“但夜隐的体质太差了,不一定受得住……嗯,还是再观察一下吧,不能急着下结论。”

夜寒君不心疼瓜瓜擅自使用一颗草籽,好钢用在刀刃上,只要不是浪费,什么都好说。

就算浪费,因为是瓜瓜做的,他也不可能生气,顶多口头教育教育,下回犯了,下回再说。

“哎?”

两天两夜后,夜隐苏醒。

他颤颤巍巍从床上爬起来,一边摸着拐杖的位置,一边呼唤蟑蟑和螂螂。

“咦,你的气色好多了,虚弱的状态小幅减弱了?”

夜寒君睁开眼,上上下下打量着,眸光略有惊艳。

“我想起来了,你家的小兽,给我喝了碗汤……”

似是回忆汤的味道,夜隐缩了缩脖子,心有余悸道:

“味道倒是鲜美,但是灌入肚中,皮肤犹如火烧,又疼又辣。”

“一觉醒来,却又觉得神清气爽,腿脚多了些气力,距离结束虚弱期,至少缩短个把月的时间……”

“耶!本瓜没有办坏事!太好啦!”

趴在夜寒君脑袋上的瓜瓜,听到这里,高兴得手舞足蹈:

“老爷爷,我给你留了点汤,你觉得可以的时候,自个儿再昏两天,说不定虚弱的状态马上消除了!”

“剩下的,我都喂给大铁鹅和蛇小凶了,它们皮糙肉厚,喝了个满嘴流油也没事呢!”

“好,谢谢。”

夜隐循着声音,付以微笑。

“既然没事,那我们出发了,你自己注意安全。”

“放心吧,我在这里生存多年,如何苟活,我心中有数。”

夜隐摆了摆手,示意夜寒君放心离去。

夜寒君点点头,喊出鹅大仙叫醒狮首后,骑在羊背上离开茅屋。

他目标明确,直指孤岛的西面。

足足奔行一日,一片乌泱泱的墨色天空倒映在眼底,冷冽的霜风拂过鼻尖,似往心底吹去。

“呼——”

夜寒君打了个寒颤,狮首则打了个哈欠。

长时间的奔跑让它浑身发热,忽然来到一片冰凉凉的地方,只觉得气温宜兽,这个时候睡个午觉一定非常享受。

遗憾的是,当它低下头颅,早有防备的羊首、蛇首,分别给了它一下。

狮首叹息,慢吞吞仰起头,减慢速度,有气无力地朝着阴冷之地移动。

“停下。”

夜寒君忽然发出指令,紧绷的面庞上全然是凝重。

前方给他的感觉非常不妙,这是源自超灵性的示警,若不重视,付出的代价便有可能是生命。

“好荒凉呀,死气沉沉的,都是废墟呢。”

趴坐在头顶的瓜瓜,一边抓住夜寒君的头发,一边张望。

前方,阴云悬天,灰瘴缠地。

偶然能看见倒塌的建筑,其间杂草丛生,乱石嶙峋,残垣断壁的破败景色,犹如一幅残破的画卷,尽显凄凉的本质。

更远的地方,枯木无叶,枯藤无茎,枯坟斜立。

寒风一吹,仿佛鬼怪们张牙舞爪的森寒气息,顷刻间透体而过。

“还真是妖邪之地。”

夜寒君轻叹,神色更加警觉。

他感觉不到一丁点的生机,无尽的孤寂氤氲在这片冥土之地,溢散的煞气令人手脚冰寒。

“难怪老爷爷在这里遭遇不测,本瓜非常讨厌这个地方,如果可以,真的不想接近呢。”

听到瓜瓜的嘀咕,夜寒君惊讶,着重反问道:“非常?”

“是呀。”

瓜瓜失去玩闹的心思,认真点头道:

“本瓜不知道怎么形容,但就是不喜欢这里,潜意识里觉得这里很脏,是污秽的聚集之地。”

“大蝌蚪,我们要不要等老爷爷彻底恢复了,一起探索这里?”

“这里可是第15层,本瓜怀疑,这里又会出现远远超越当前位阶的危险,贸然触碰,我们的小命就要丢掉啦!”

“和夜隐一起,说不定更加危险。”

夜寒君摇头,他并不希望在最危险的地方,两个同源同质的飞来横祸相互迭加。

相比之下,夜隐能够给他提供的帮助相当有限。

如果以他现在的团队建设,也无法在这里找到深层冥土,两人齐心,想要找到的可能性同样趋于零。

上一章 下一章

足迹 目录 编辑本章 报错

随机推荐: 直播:从死鱼正口开始的跑山人我的同桌他一点都不可爱不良人之永生者兵不艳诈萌宝找上门喊爹,总裁惊呆了凡尊上门女婿龙凤双宝:这个大佬是爹地布伯楚天江和花瑾婷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