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冬日小说网>魂穿异世嘎嘎乱杀>第二百三十六章
阅读设置

设置X

第二百三十六章

在这片被域场笼罩的荒凉之地,狂风卷起层层沙尘,仿佛连天空本身都被割裂,显示出一种凄美的诡异。邪魁的头颅爆裂开来,如同一场邪恶的仪式,它的死亡带来了新的混乱。

三条妖魔虚影,如同出自地狱的幽灵,它们在域场中游荡,吞噬着那些灵幻武者的灵魂。每一次攻击,都是那么的残酷和无情,它们利用负面情绪的腐蚀力量,将武者们的意志化为乌有,接着,轻而易举地夺走他们的生命。

那些灵幻武者,他们在无尽海中不过是资质平平,没有武魂的庇护,没有秘宝的辅助,更没有奇异力量的护身。在这域场的禁锢下,他们就像是困在笼中的鸟儿,无法飞翔,只能任由妖魔虚影为所欲为。

邪魁的尸体倒下,它的精气如同一条条细流,涌入陈凡的穴道之中。这一刻,陈凡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强大。

他抽出脚掌中的雪白细剑,那把剑如同他的心声,冰冷而坚定。看着邪魁的断头尸体,陈凡的嘴角勾起一抹讥诮的笑意,他用淡漠的声音说道:“竟然敢和老子近身一战,活该你死的这么惨……”

陈凡的肉身,经过了铁块武魂的锻炼,自愈武魂的滋养,就像是打磨过的神兵,强大到让人难以置信。在他的同境界武者中,少有人能与他匹敌。

近身交战,他是无敌的,他的肉身,他的意志,他的灵魂,都经过了无数次极炼捶打,达到了一种令人望尘莫及的境界。

那只曾被长剑贯穿的脚,在自愈武魂的作用下,已经开始了愈合。陈凡再次启动了他的逸电变,速度之快,仿佛与龙卷风融为一体。

他们的精气,在死亡的一瞬间,被他的神秘武魂所吸收,转化为他自己的力量。这是一种残酷的修炼,也是一种接近于邪门的成长方式,但在陈凡身上,却展现出了惊人的效果。

域场束缚的何青曼,眼见着陈凡的出现,她的脸色瞬间变得冷漠,手中的力量又一次凝聚,似乎准备发动攻击。

“行了!”陈凡眉头一皱,声音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都死光了,还打什么打?”

何青曼的美眸中闪过一丝迷茫,她的心中难以接受这个现实:“死光了?我师兄呢,你不可能杀掉我师兄的!他的境界比你高深,这里他又可以随意遁入沙土,你绝不是他的对手!”

陈凡轻轻一笑,指了指远处的邪魁尸体:“你说邪魁是吧?诺,就那边呢,这一块,除了你我之外,再也没有别的活人了。”

何青曼的身影如遭雷击,她的身形瞬间飘荡开来,就像是一道闪电,向邪魁的尸体飞去。她的心中充满了惊骇,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一声惊呼,突然从何青曼口中传来,划破了荒凉之地的寂静。她呆呆地站在邪魁的尸体处,掩着口,美眸中一片黯然,喃喃低语:“死了,竟然就这么死了,我们天邪洞天未来的希望,可能成为天邪洞天将来主人的新一代骄傲,就这么,就这么死了……”

她的声音充满了哀伤和不可置信,仿佛失去了一位亲人,又或许,是她心中某种信仰的破灭。何青曼彷如受了极大的打击,愣在那儿喃喃自语,神情恍惚,仿佛迷失在了一个无尽的梦境之中。

陈凡并未急着离去,他站在那儿,放开神识,悄悄感应周围的生命波动。他的眼神之中透露出一丝谨慎,尽管他在这场战斗中诛杀了除何青曼之外的所有人,但他也消耗了太多的力量。

此时,虽然他仍在狂化二重天的境界中,但一旦反噬力发作,他将会很快虚弱。他需要恢复,需要补充自己的力量,以便应对可能出现的任何情况。

他的心中清楚,虽然邪魁和何青曼已经与曹芷若等人分开,但他不能掉以轻心。

若曹芷若等人在旁,他必须立刻撤退,不能在如此困境中继续拼斗。

他闭上眼睛,释放出神识,静静地感知了一会儿,确认周围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后,他才暗自松了一口气,缓缓地向何青曼走去。

“他们去哪儿了?”

“谁?”

何青曼抬起头,眼神黯淡,呆呆地看着陈凡。

“曹芷若、潘哲他们呢?”陈凡再次问道。

“不清楚。”何青曼摇了摇头,“我们从那个古阵法中传送过来,都被分散了,我们这些人恰巧分在一起,到现在为止,你才是我们见过的第一个人。”

陈凡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平静地说:“我知道了,后会有期。”

“你要去哪里?”何青曼惊叫道。

“我也不知道。”陈凡顿了一下,看着她,“我们的立场不同,你最好尽快返回伽罗海域,在这深渊战场中,你一个人会非常危险。”

“你杀害了我的师兄,按理,我应该为他报仇。”何青曼叹了口气,“但既然你能击败他,也能轻易击败我,陈凡,我确实没料到,你的实力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增长到这个地步。我还记得,在黑石岛的时候,你只有灵动二重天的修为,那时候,要不是杨无忧救了你,或许你已经……”

陈凡保持沉默。

“我们的人都死了,只有我幸存下来,如果下次见到其他盟友,你说他们会怎么看我?”何青曼凄凉地笑了笑。

“唉……”陈凡叹息摇头,“你本不该来深渊战场。”

“我也不想来。”何青曼轻轻摇头,无奈地说:“但师门的命令不可违,如果我不来,就是背叛师门,不仅我会遭殃,我的家族也会受到牵连。”

“确实,你的处境很艰难。”陈凡神情一变,说:“可能杨无忧他们不在这个区域,这里可能只有我一个人,还有那些追杀你的人。在这片广阔的沙漠中,谁也不知道出口在哪里,目标又在何处,我们都在摸索。我们还是尽早分开为好,否则,如果那些人发现你和我在一起,对你将极为不利。”

“即使他们没看到我和你在一起,如果我单独遇到他们,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何青曼苦笑着说,“在宫殿外,我和杨无悔的假战斗,曹芷若和潘哲他们都看到了。如果我的师兄和我们的人还在,他们可能不会多说什么,但如果只有我一人,那些人可能会对我有所误解。”

陈凡皱着眉头,沉默不语。

片刻后,他突然开口:“毕竟你们是盟友,他们可能会嘲笑你,但不会对你动手。放心吧,就算下次再见面,看在心妍和杨无悔的份上,我也不会对你怎么样。好了,我真的得走了,你多保重。”

说完,陈凡转身迅速离开,没有给何青曼留下说话的机会。

他吸收了包括连邪魁在内的十一名武者的精气,现在他的穴位净化已经开始,强烈的负面情绪开始扩散,他可能会再次陷入疯狂,失去自我控制。

一旦失去控制,他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寻找女人发泄,要么自我封闭,独自承受那份痛苦。

何青曼与杨无悔、夏心妍关系密切,为了杨无悔,她已经被自己人怀疑,做出了巨大的牺牲,陈凡无法将她视为发泄对象。

此外,何青曼毕竟是天邪洞天的人,他并不完全信任她,不想在失去理智甚至可能昏迷的情况下,身边有这样一个女人在。

这不安全。

……

放弃何青曼,陈凡犹如沙漠中的疾风,迅猛地向着酷热无比的地带疾驰而去。

在沙漠的征途中,他明显感觉到那只负伤的脚部,痛楚逐步减轻,伤势似乎在慢慢自行愈合。

在丹田深处,源自邪魁等人身上的恶意气息正在被迅速驱逐净化,种种不良情绪也随之上涌。

陈凡紧紧地压制着它们。

或许是因为他刚踏入灵幻境界的缘故,或者是心理承受能力变得更强,这回释放出的负面情绪并没有让他陷入混乱。

他竟然成功地承受了下来。

除了喘息略显沉重、脸色略显潮红之外,头部也只有轻微的痛感,这一次,负面情绪并未将他拖拽入黑暗的深渊,也未让他昏迷过去。

经过一段时间。

他的丹田中果然涌入了那股熟悉的、奇特的力量,全身七百二十个穴道一同散发出令陈凡心旷神怡的气息,体验着这股能量在体内循环,他感到全身暖洋洋的,极为舒适,就像在温泉中沐浴般美妙。

但这次,铁块和自愈武魂并没有分享这股奇特的力量,反而丹田中的力量如同有意识般,一同导向心脏。

星辰武魂!

陈凡眼瞳一紧,忍不住诅咒一声,随即立刻集中精神,努力控制这股奇异力量的流向,试图重新引导它们。

遗憾的是,在他有机会介入之前,他的心脏突然产生了一股强大的吸力,将那些奇异力量全部吞没,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陈凡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咬紧牙关,暗自探测心脏的情况,除了发现心脏中的星辰之光更加密集之外,似乎没有其他显著的变化。在沙漠中,他的星辰武魂无法聚集星辰之力,而且他也不清楚如何运用星辰武魂,所以这些奇异力量输入心脏,似乎只是徒劳。

至少,在没有掌握三神教关于星辰武魂操控技巧之前,对于陈凡来说,星辰武魂就像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无法给他带来任何力量上的提升。

“呼呼!”

地心火从血纹中逸出,在确认陈凡周围没有其他生物后,它便自动飞出,无需陈凡召唤。

地心火化为一团明亮的火焰,再次在前方引路,兴奋地朝沙漠中温度最高的地方飞去。

陈凡只能无奈地跟在其后。

在这片沙漠中,他并没有明确的目标或方向。地心火的行为,虽然只能算是一种盲目的追随,但也许它会引领他到达一些让他眼前一亮的未知之地。

带着这样的希望,尽管不知道前方等待他的会是什么,陈凡还是决定悄悄跟随地心火前进。时光荏苒。

在沙漠的陪伴下,他跟随地心火走了多久,他并不清楚,但据他估算,他因为元气的耗尽,已经服用了三次回元丹。

他的元气全部投入到了疾驰之中,三次的枯竭让他感觉,在这片沙漠中,他至少已经行进了大半个月。

这个奇特的空间,没有太阳、月亮和星星,也没有夜晚,只有那红色的天空。

经过了这段时间的跋涉,他们离沙漠中最为炎热的地方已经非常近了,地心火变得愈发兴奋,陈凡甚至能感受到它灵魂的颤抖。

然而,陈凡的身体却越来越虚弱。

随着他们靠近那炙热之地,那恐怖的热浪迫使即便是经过天火锻炼的他,也不得不停用元气来对抗。

又经过一段时间的行进,就在他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终于在地心火灵魂的欢声中,陈凡目睹了地心火一直渴望抵达的目的地。

上一章 下一章

足迹 目录 编辑本章 报错

随机推荐: 花样快穿:位面男神,晚上见![综+主文野]港口Mafia首领是宇智波总裁大人抱一抱神医龙婿金光御九界之道道道血色诸天万界牌末世种田:少将矜持点诸天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邪王嗜宠:吃货小萌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