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冬日小說網>大唐:長樂請自重,我是你姐夫>第六百九十九章 誰打的?站出來
閱讀設置

設置X

第六百九十九章 誰打的?站出來

因爲書院開學第一年是基礎課,不分學什麼專業,所以醫學院暫時只是作爲醫務室,沒有什麼其他的業務。長樂公主除了代課一些算術之類的基礎課之外,其餘時間就是在研究醫藥了,這不,今日正在藥園裏面種植藥材呢,李治挒着屁股走來了。

“姐姐……你可要爲我做主啊!”

……

幾乎跟見到蕭銳時候一模一樣的表演,當然了,因爲是第二場,所以李治越發嫺熟了些,幾乎沒有什麼破綻。

長樂跟蕭銳畢竟不同,這是親姐姐,而且蕭銳事先知道打架的事,可長樂不知啊。所以李治說什麼,她都權且相信。

當看到李治紅腫的屁股上面一道道血痕,長樂已經完全相信了。

“好膽!敢這麼欺負我的弟弟,這羣世家子,找死不成?今日若是他們不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別說把這幫人趕出書院,惹火了姐姐,我知道帶兵掃平了他們老巢。”

“走,姐姐帶你找回場子報仇去!”

不由分說拽起李治就走。

李治疼得齜牙咧嘴,弱弱的問道:“姐姐,你是大夫,要不先給我抹點藥?疼啊……”

“不用,皮外傷而已,不算什麼。就這樣腫着,這是證據。等下我給你報仇的時候,看他們怎麼說?我一定讓他們比你屁股腫的更高!”長樂大聲說道。

啊?這是保留證據呢?還是拿我屁股當尺子呢?

李治嘴角抽了抽,看到姐姐如此憤怒,也不敢再勸,只能忍着。心裏不禁吐槽這位姐姐的神經大條。

神經大條?

呵呵,長樂可不是,她這是要用李治受傷的屁股,來堵住院長蕭銳的嘴。否則自己打學生報仇的時候,院長蕭銳一定會出面阻止。

“咦?人呢?你是在這裏被打的嗎?怎麼沒看出打鬥的痕跡呢?”來到小樹林,長樂疑惑的問道。

噗……

李治差點吐血,苦着臉說道:“姐姐,他們打完我,肯定就跑了呀,不可能在這裏等着我帶人回來報仇吧。”

“哦,這樣啊,簡單,我讓大貓挨個教室送信,參與這件事的人,一個都跑不掉!”長樂掏出筆墨和紙張,唰唰唰寫了一份告示,拍了拍坐騎大貓,耳語一陣,然後大貓用嘴巴咬住那告示,在校園裏狂奔起來。

長樂好奇的問道:“你說被人圍着打,怎麼這裏沒有絲毫打鬥痕跡呢?難不成你沒有反抗?”

李治委屈道:“反抗?姐姐,人家二百多人圍着我一個人打,我怎麼反抗?求饒都沒用,如果反抗,豈不是會被當場打死?”

什麼??

長樂那個氣啊!

伸出手指狠狠的在李治頭上推了一下,“你個笨蛋!真是丟盡了我的臉。堂堂皇族李氏的男兒,被人打了連手都不還?甚至還給人求饒?呸!沒骨氣!你怎麼這麼窩囊呢?等我回頭收拾你的……”

啊?

李治嚇得脖子縮成鴕鳥了,怎麼還有這檔子事啊?姐姐不疼我了嗎?我被打這麼慘,你還讓我反抗?仇還沒報呢,你就訓我……

這邊,大貓挨個教室送信。那些上課先生有些發矇,這不是小公主的坐騎嗎?

看到虎口裏面有紙張,意識到是來送信的,接過紙張一看,上課的先生愣住了,這是?

稍微想了一下就明白,原來是九皇子在學校裏面被同學打了,小公主尋仇呢。

對於此舉,有的老師不想摻和,於是老老實實唸了告示,讓學生自己選擇。

可有的老師很有風骨,認爲長樂公主身爲書院教書先生,豈能爲弟弟徇私報復?而且老師欺負學生,師德呢?將書信重新還給老虎不予理會都是輕的,還有剛毅的老先生乾脆暫停了上課,直接去書院找院長蕭銳。

書院學生之間打架乃是常事,應該由書院出面公開的處理,豈能這般報私仇?

……

清河崔氏的崔景玉聽完告示內容,直接站出來,大方承認是自己打的,然後依照告示的內容,去事發地承認!男子漢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當,敢做就敢認!

他本想獨自一人扛起,但奈何今日參與的二百多人很是齊心,竟然全都自願跟課堂先生告假出來,書院的先生們出言勸阻,但奈何這幫孩子講義氣,也只能隨了他們。

然後,更多的先生去找院長。

其他學生也沒法上課了,全都出來喫瓜圍觀。

於是就出現了奇葩的一幕,二百多人奔赴小樹林,一千多人從四處的教室出來,跟在後面圍觀。

看到這一幕,李治嘴巴張了張,嚇得小臉煞白,弱弱的問道:“姐姐,怎麼辦?他們、他們叫來了幫手,你……你一個人能打過書院所有人嗎?”

小長樂冷哼一聲,是否的不屑,“就他們?別說是一羣書院學生,就是兩千草原精銳狼騎,你姐姐我照樣一人一虎殺得他們人仰馬翻。”

“你哆嗦什麼?沒出息,挺起胸膛來,敢懦弱怯戰,我打斷你的腿!”

李治都快哭了,我、我想找你幫我伸冤報仇,沒讓你鬧這麼大呀,我也不想跟你殺敵打架……嗚嗚!

此時此刻,他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找錯人了,或許讓院長姐夫調查也不錯,總比再被人打的強。

他絕對相信,即便是長樂姐姐真的把自己腿打斷,父皇和母后也不會怪罪長樂姐姐,在皇室的兄弟姐妹裏面流傳着一句話:皇子公主怕太子大哥,大哥最怕父皇,父皇卻怕母后,唯有一人,那就是長樂公主誰都不怕。甚至連父皇母后都害怕她,畢竟她曾經敢下毒放倒父皇呢。

“書院學生崔景玉,拜見長樂先生。九皇子是我打的,我來了。一人做事一人當,跟他人無涉。想如何處理學生,請先生示下。”

此言一出,李治愣住了,長吁口氣,還好還好,這貨是怕了,不是來打架的。

可跟來的二百多人卻不同意了,“還有我!參與打架的還有我清河崔氏的崔明!”

“還有我,滎陽鄭氏的鄭學武!”

“鄭學文!”

“太原王氏的王晚……”

……

你們……

崔景玉又是感動又是無力,何苦呢?

長樂都被氣笑了,“呵呵,還挺齊心!原以爲,經過一番修理,你們世家會安分許多。送你們來入學,你們家裏可是保證過,說你們都明事理不鬧事,現在看來……呵呵!哼,死性不改!”

這話讓許多人不服,“長樂先生,你爲何不問問九皇子,我們爲什麼抱團打他?”

小長樂抓起身邊的李治,直接扒下對方褲子,“你們自己看看,把人打成這樣,還講什麼道理?若是你們簡單的摔個跤,打兩巴掌,我作爲書院先生也不會在意。可你們倒好,快比得上刑部大獄了。豈有此理!”

聽到長樂不講理,鄭家兄弟憤懣的喊道:“難道直接任由他李治欺凌我們,不許我們反抗嗎?如果無類書院的先生都是你這樣護短不講理的,那這學不上也罷,這書我們不念了!”

說着,兄弟倆手拉手掉頭就走。

這時,跟來圍觀的那些學生忍不住開口了,“長樂先生,您冤枉他們了,是您弟弟李治欺負人在先的……我可以作證!我不是世家子,我是寒門,來自幽州。”

“是啊先生,我也可以作證,平日裏世家出身的這些同窗都是好人,從未欺負過人,也從沒打罵過誰。反而是你弟弟天天欺負世家來的,偶爾也欺負我們這些寒門出身。”

“沒錯,我有一次打飯就被他欺負過……在第九食堂。”

……

越來越多的學生挺身而出,仗義執言,長樂的臉色黢黑,終於意識到了什麼,轉頭看向了李治。

此時的李治臉色白的紙一樣,渾身抖如篩糠,心說完了,死定了……

噔,竟然就這麼直挺挺的昏死過去。

得,被嚇暈了?

圍觀的學生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說這什麼情況?我們只是說了事實,你也不用裝死嚇唬我們呀……

上一章 下一章

足跡 目錄 編輯本章 報錯

隨機推薦: 鬥羅II神子降臨超神學院之戰神白衣全金屬軀殼霸道總裁甜蜜追妻以過客之名末日穿書之反派BOSS獨寵我天災囤貨千萬:我靠神樹帶崽種田神醫下山:開局逃婚總裁未婚妻都市之異種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