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冬日小說網>請叫我幻仙>第215章 牢頭與囚徒
閱讀設置

設置X

第215章 牢頭與囚徒

“你閉嘴!”

徐源長身上散架一樣痛疼,氣血翻涌,耳朵和腦袋嗡嗡鳴響,更加不勝其煩,用神識朝戒指空間蹦躂聒噪不休的兔子喝道。

吵個屁啊,大局已定。

已經熬過生死危機,他不可能將訛獸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大麻煩放出來。

心底越發佩服以前能夠以三重樓修爲,硬抗四重樓高手三招的俞風舞、太叔逐月等人。

唯有經歷過,方知其中的艱險痛苦。

他有妖魂抵命,手段盡出,連半招差點都沒能抗住。

晉級還不到三個月,法寶祭煉溫養不如人,能夠藉助曾老前輩贈與的寶物,與柳纖風聯手,陰死一個四重樓後期高手,他也足以自豪。

兔子仔細感受一下外面,打了一個哈欠,道:“徐道友,我承認你運氣很好,能夠從四重樓小子攻擊下活命,我有一個建議,你姑且聽聽。”

“你學得太雜了,什麼手段都會一點,譬如你先前出其不意釋放五階神道寶物,暗算四重樓小子成功,已經搶得先機,你接着偏生用出像煞咒、山訣之類攻擊不足的神道祕法,而不是你擅長的壓箱底手段,以至於貽誤戰機,搞得驚險百出。

徐源長調息片刻已經好受多了,掏出一顆療傷丹藥吞服,東邊飛來一道符光,是梅長老的回訊到了,口中道:“我沒有師父教,都是自己摸索瞎練。”

“公子,你怎樣了?”

說到此處,便停了下來。

千日防賊,不如一日治好。

不是他一定要追究到底,而是他不一棒子將沒有露面的女人打死,以那女人不依不饒的性子,必定會叫人前來尋仇。

徐源長看向後面跟來的蒙采芹,道:“咱們又闖過修行路上一道生死關口,得合計合計,等會該如何面對梅長老等人的問話?

她還尋思着如何息事寧人,人家竟然要不依不饒,氣魄沒法比啊。

有現成的規則不加以利用,當他傻啊。

所以他才叫柳纖風動手,將那個挑事的罪魁禍首打殺。

他們帶着兩個孩子走苦心路,茫茫大山之中,三兩天時間也走不了太遠。

徐源長斜靠在岩石坡上,喘息調勻氣血。

兔子的聲音帶有絲絲難以察覺的誘惑。

他用“高人”留下的手段,打殺要迫害他們的西虞王朝四重樓修士,官司打到祖庭聖地也不怕,他手中保留着有利於他們一方的留影石作實證。

“像那兩柄飛刀用得很不錯,爲甚不兩柄接着兩柄連環攻擊,打得那小子沒有還手之力,而且隔得遠了,那小子重傷之下,還如何對付你?

“你的幻術學得流於表面,要那麼多花裏胡哨幹嗎?幻術是悟道技,也是殺人護道技,你將幻術當做五行法術來使用,大錯特錯,錯得離譜,你師父沒有教過你如何使用幻術?”

蒙采芹聽得有些愣神,好有道理的樣子。

破壞苦心路歷練的罪名,隨便按到死人頭頂。

兔子一本正經坐端正,很慎重介紹:“當年我行走人間,有一個名號叫‘黎誕’,你可以叫我黎道友。”

查看傳訊之後,徐源長將事情經過粗略默述一遍,再發給梅長老,請梅長老定奪後續。

他內心承認兔子說得在理,但是不能助長兔子的囂張氣焰。

徐源長看到那邊陣霧散去,黑衣男子被打得頭顱破碎生機斷絕,漂浮空中,柳纖風往這邊飛來,他站起身,隨着青氣流轉,已將氣息平復下來,似乎沒有察覺兔子聲音的不對。

他現今的身份像是牢頭,而兔子是他的囚徒。

“咳……你沒有師父教導,能有這般成就,令我刮目相看,飛刀技我指點不了,但是幻術,這個我在行,你們人類的幻術,其實脫胎自妖類和鬼修。

兔子逮着機會一通長篇大論,夾槍帶棒,似乎很爲徐源長着想。

很好,被他滅掉的訛獸執念也叫黎誕。

噎得兔子半晌沒做聲。

柳纖風受傷不重,拎着棒子往那片劇烈翻涌的陣霧落去。

閒着也是閒着,他想聽聽兔子的建議,採不採用在他自己。

“西虞王朝的四重樓修士仗勢欺人,藐視破壞祖庭聖地定下來的苦心路規矩,給咱們造成傷勢,耽誤路途行程,咱們得索賠,還得追究其他參與的西虞修士罪行,深挖此事背後是否有西虞宗門的影子。”

“‘幻由心生’的說法,只是半截話,另外一半是‘變起幻化’,幻術的攻擊相當強大詭異,能夠利用各種環境,如果掌握正確的方法,你的實力將有一個大的提升。”

將等着的兔子晾在那裏,沒有搭話請教的意思。

她在暗戳戳提醒,戰利品要不要先收刮?

徐源長搖頭道:“待梅長老來了,勞煩他老人家親自動手查驗,你將兩具屍骸放到一起。”

反正死人不會說話,連魂魄都沒有了,柳纖風的打神棒下,真正的魂飛魄散,是柳纖風與他說過的。

梅長老和另外兩位四重樓長老,已經在趕來援助的路上。

柳纖風憤憤不平,道:“對,那個躲後面挑撥是非的女人,必須嚴懲,公子,要不要提前搜尋一下他們的身份?”

聽到蒙采芹的喊叫,他朝看來的柳纖風道:“咱們不需要人證,做掉以除後患。”

“沒甚干係,梅長老和另外兩位長老,約一個時辰趕到。”

徐源長用神識問道:“一直還未請教,怎麼稱呼伱?”

徐源長如此作想,道:“黎道友請講!”

對於訛獸,他不可能叫一聲“前輩”,兔兒爺不配。

她贊同公子的做法,對待賊人不需要婦人之仁,死人更能守口如瓶,後面還不隨便他們怎麼說都行?

蒙采芹默然,跟着柳纖風身後走進陣內。

隨後,三人傳音商議了半個時辰,查漏補缺,將所有細節推敲完善,徐源長再纔有時間盤坐下來調息療傷。

柳纖風將公子的飛刀收集起來,其中有幾柄法器飛刀從岩石深處找出來,已經出現損壞,她重新將身形藏匿紅柳樹內,汲取附近的草木精華恢復身體。

蒙采芹帶着兩個孩子沉默等待。

已經傳訊宗門,讓前來援助的長輩返回去,這邊事情涉及到兩個王朝的扯皮,不讓宗門牽扯其中。

小半個時辰後,梅元儉和兩位中年道士風馳電掣趕到。

他們一眼便看到橫屍山谷的兩具修士殘骸,其中一具已經被毒得面目全非,身軀彷彿遭受過百般摧殘,已不成樣子,但是殘留的四重樓氣息,令他們眉梢直跳。

他們低估了徐源長傳訊中所言,竭力幹掉西虞四重樓劫修的事實衝擊。

打得也太悽慘了。

再看向站起來飛上空中迎接的徐源長,三人臉上都帶着笑意。

大寧王朝與西虞之間隔着無窮山域,西南邊境有八百里接壤,兩個王朝之間曾經鬧過世俗戰爭,修士間有交流也有矛盾。

就像自家孩子一樣,出門與別的孩子吵鬧打架,切不可打輸了回來哭鼻子。

梅元儉向行禮的二人伸手虛扶,介紹道:“這兩位是吳轍吳長老和方任臣方長老,司天殿委任我們三人前來處理此事。”

私底下傳音給徐源長補充一句:“兩位皆是等閒觀修士。”

徐源長明白了,孟山河孟副殿主是等閒觀太上老祖,這兩位受孟副殿主託付,前來幫他解決麻煩。

孟副殿主是要招收他進等閒觀當弟子嗎?

他突然猜到一個緣由,莫不是孟副殿主認識彥山道長?

他實在想不出孟副殿主爲甚要對他另眼相待,這世上從來沒有無緣無故的好,何況兩人從未謀面,更沒有交流。

見禮寒暄完畢,三人分別聽取了徐、蒙二人講述事情經過,再觀看徐源長提供的留影石證據,其實只到柳纖風義正詞嚴呵斥老者再遭受攻擊爲止,影像突兀結束。

留着兩條獨特白眉毛的吳轍,認出影像中的褐袍老者,搖頭道:“是西虞王朝龍棲山的麥光渭,好大的膽子,敢做出如此人神共憤歹事。”

“麥光渭破壞祖庭聖地的苦心路歷練規矩,是自尋死路,龍棲山不給一個交代,此事沒完。”

方任臣滿臉嚴肅表明態度。

有這份證據在手,已經足夠,他們要傳訊祖庭聖地,由祖庭聖地派遣人手共同調查此事,施壓西虞王朝龍棲山進行後續處理,等等。

已經有一百多年,沒有發生過四重樓修士干擾走苦心路修士歷練的惡劣事件。

當然那些死無對證案子不算,每次死在苦心路上的考覈修士,不少。

吳轍和方任臣單獨傳音詢問徐源長,重創麥光渭的法寶,是何人贈送?時間過去一個多時辰,他們仍然能夠從附近,感受到神道氣息的蛛絲馬跡。

徐源長語焉不詳說是“高人”贈與他防身用,具體的沒有詳說。

吳轍和方任臣兩人臉上露出不出所料的神情,也不多問,寬慰徐源長說寶物乃身外之物,用來救命便是值得,神色很是親善,又叫出柳纖風,聊了好大一陣。

三位長老去查看兩具屍骸,分別傳訊定仙台道庭和司天殿,彙報此間情況。

徐源長給了蒙采芹一個放心的眼神,讓曾山郎就地埋鍋造飯,他在附近走來走去思索,吳轍和方任臣的表情太明顯不過,將他當做了自己人。

那麼他的猜測很可能是對的。

戒指空間的兔子安靜了這麼久,道:“現在的規矩好麻煩,像我們那個時候,打殺之後毀屍滅跡趕緊跑路,哪用得着勞師動衆審案子,簡直是脫了褲子放屁多此一舉,就不怕引來更多後患麻煩?”

徐源長沒有搭理因爲無聊沒話找話的訛獸,他們不熟。

時代不同了,七八千年前沒有王朝國度,只有一個個山頭勢力宗門之類。

出一趟遠門簡直就像闖鬼門關,沒有實力的修士,只能乖乖窩在地盤上,敢跑出去歷練的都是高手。

當然現今的修真界,以他所知道的大寧王朝爲例,是以加強階層固化方式進行自上而下管理,不像那個時代,混散修還有大把出人頭地、成長爲頂級高手的機會。

這個時代的散修,大部分只能處於修真界底層。

忙碌到頭不是被同樣底層的散修算計至死,便是受功法、資源匱乏限制,終生困頓引氣境,不能突破,壽元耗盡而亡。

能夠晉級固氣境的散修不多,也是在修真小家族、小勢力之間打轉,難有大的發展前景。

有運氣好者發現一座前輩修士遺蹟,可能借此作爲晉身之資,加入到一家宗門,改善修行環境,從底層跳出來。

也有的反而因福緣遭來殺身之禍,消失得無影無蹤。

“徐道友,那兩個小子對你很照顧啊,你們好像是初次見面?現今的修真環境,這麼和睦友愛?”

兔子繼續找話說道。

它需要從各種瑣碎中尋找到徐道友的弱點,才能投其所好,哄得徐道友高興。

徐源長仍然不搭理,他是牢頭,不需要顧及囚犯的感受。

連隔着戒指空間的訛獸,都聽出吳轍和方任臣對他的友善,苦心路走完返回時候,一定得去都城拜會孟副殿主。

兔子打了個哈欠,道:“徐道友,等你有閒暇時,咱們可以交流幻術心得體會,相互促進提升,你意下如何?”

徐源長差點就應下,硬生生忍住,繼續不搭理。

以他目前的修爲實力,足以對付苦心路上遇到的危險,像遇到四重樓高手攔路打劫的倒黴情況,幾乎不會再有第二次。

他太明白訛獸的想法。

心頭警醒,不能給訛獸任何可乘之機,不能放訛獸外出禍害世間。

等到太陽掛西山之時,定仙台道庭派遣的兩名執律道長數萬裏迢迢趕到,與衆人見禮之後,兩名執律道長檢查了屍骸,用法寶勘驗現場留下的戰鬥痕跡等,再開始單獨問話。

其中一人執筆記錄,一人祭一面法寶鏡子對着問話之人。

若是言語虛假,或心緒不定,皆有些許波動顯示在鏡面。

徐源長應付這等場面遊刃有餘,兩人所問並不刁鑽,即便他不肯具體奉告贈送寶物高人的更多情況,對方也不窮追尋底,圍繞的重點在案子本身。

到天黑時候,兩名執律道長收起所有簽名證詞和證物,讓徐源長和蒙采芹拿出行程堪輿圖,其中一人拿毛筆,沾硃砂墨另外畫出一條到無涯湖的曲折路線,並加蓋硃紅印章,令他們連夜啓程出發,離開至少百里後,再停下紮營歇腳,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後續與西虞方面的交涉,不讓他們繼續參與。

不能因爲案子耽誤苦心路歷練。

徐源長、蒙采芹領着兩個小的行禮之後,轉而往北沿着山谷快速離去。

目送幾人消失在夜色深處,避嫌的梅長老三人再才飛近前。

吳轍問道:“簡執律,事情查得怎樣?接下來需要我們怎樣配合?”

簡執律不苟言笑,道:“基本上查清楚,西虞龍棲山麥光渭阻擾苦心路修士歷練,事實成立,心懷叵測,接下來我們傳訊西虞承天殿,請他們派出修士前來協助調查,還得麻煩你們多待幾天。”

“應當的,辛苦兩位。”

吳轍很滿意這個結論,祖庭聖地也需要抓重點案子,維護其威嚴地位。

……

徐源長几人沉默趕路,誰也沒有說話。

兔子又開始大放厥詞:“徐道友,我教你一門本事,今後對付四重樓小子,不說手到擒來,自保還是綽綽有餘,免費教你,沒有任何條件,學不學,你給一句話?”

徐源長走在隊伍前面開路,瞥一眼東邊升起的圓月,恍然醒起又是一年中秋日,月圓人團圓,大兄家越發人丁興旺,圍坐院子,大嫂必定會念叨出門遠遊的他。

他沒有理睬訛獸的無稽之談。

以他上一輩子的經驗,免費的往往巨坑。

“我目前借住你的地盤,徐道友你的修爲比下有餘,比上大大不足,你自己也說了,像那樣壓箱底的一次性寶物已經用掉,爲我自身安全考慮,我教你本事是應有之意,真沒有壞心思,我還能害自己不成?”

兔子苦口婆心,喋喋不休試圖說服徐道友學本事。

徐源長充耳不聞,心緒無波,就當是磨礪心性,他堅決不接話,不學兔子“免費”教他的本事,一行以極快速度穿行在荒山野外。

所過之處夜梟怪叫止聲,秋蟲寂寂。

百里路程只花了半個時辰。

“這裏是‘碎丘原’,地根破碎厲害,其深處有非常多的古怪,咱們沿着外圍往西尋一處地方紮營落腳,等天明瞭,再擇路斜穿過去,改變行程線路後,往下的路途我也不熟悉了。”

蒙采芹花費兩三個月時間,收集整理苦心路沿途的資料信息。

眼前這一片透着蒼涼的曠野荒原,矮丘平緩,野草稀稀拉拉,給她非常危險的感覺。

徐源長往西走出不到三裏,身上陡然感覺一重,法力流轉不暢通,結結實實在草地踏出兩個腳印。

“小心,咱們走進了禁法之地,得後退重新覓路。”

“不能退,繼續往前走。”

殿後的蒙采芹也察覺異常,這地方的古怪往往是牽一髮而動數裏。

當發現陷入禁法之地時,很多時候退不回去,路程會更遠。

“有狼跟在後面。”

曾山郎低聲叫道。

兩三裏之外的黑暗中,有無數綠幽幽的眼珠子出現,他認得那是狼羣。

“是荒原妖狼羣,咱們就地防護,不能走了。”

蒙采芹仔細辨認後,慎重建議道。

“行,紮營。”

無形之中,徐源長成爲了拿主意的話事人。

……

上一章 下一章

足跡 目錄 編輯本章 報錯

隨機推薦: 貞觀小先生醫攬羣芳神仙抽卡系統海棠鄰月驚年少重生我爲前朝公主,茹婷傳逍遙狂婿我又被召喚了穿成娛樂圈小可憐後我爆紅了對象總想把我繩之於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