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冬日小說網>學神歸來,她撬走頂奢豪門>第484章 番外(十一)
閱讀設置

設置X

第484章 番外(十一)

同樣都是家族出場。

沈月當時有多寒酸,沈星言這第一次出場就有多風光。

首先,酆九安和酆十國的實力本來就不一樣,一個天一個地,姐妹兩個人天生存在差距。

其次,男人的看重度也不一樣,酆九安恨不得把沈星言包裝成下凡仙女,隆重介紹給每一個他覺得還不錯的人。

酆十國當初卻是對她愛答不理,連體體面面地跟別人介紹一下她都不願意,要不是她軟磨硬磨,他可能都不會想着帶她來見他的家人吧。

最後,自身的條件也是完全不一樣的,沈星言雖然出身網紅,比自己這個演員low多了。

但沈星言長得漂亮,上的是名校,家庭出身也算是個小資家庭。

沈星言自己更是小有薄產,她也不像自己未婚先孕,奉子上位,裏子面子上都比自己強多了。

遠遠地看着沈星言在酆九安的牽手之下隆重出場,萬衆矚目,要多風光有多風光,沈月抱着孩子都要酸死了。

她想不明白,人怎麼可以這麼好命,她心心念念得不到的東西,有些人竟然可以不費吹灰之力便擁有。

偏偏小孩子不懂事,他看到漂漂亮亮出場的沈星言,跟着大家情不自禁地鼓起掌來,嘴裏大聲嚷嚷着,“好漂亮好漂亮,那是不是外婆家的大姨啊?”

兒子不認親還好,他一認親,口無遮攔,身邊的個別貴婦直接便斜眼看了看她,嘴毒評價道,“啊?那小妖精竟然是你家的人啊?你家很不得了嘛!老的少的一個都不放過。”

女人的眼神太過輕佻,看得沈月是如坐鍼氈,渾身都覺得不爽。

什麼叫老的少的?這內涵也太過明顯了吧,酆十國不就是長得比酆九安稍微看老了一點點麼,走出去,他也是個驚豔四座的有錢大帥哥好麼?

“跟我家有什麼關係?!”沈月可不慣着這些碎嘴的女人。

雖然她只是個沒有名分的酆家曾孫媳婦,但怎麼說兒子也在這呢!

還遠不到她要看着這些不相干的女人臉色的地步,什麼玩意兒!

沈月白眼一翻,若有似無地抱起自己的兒子站起來走人道,“某人也就只敢在我面前胡言亂語了,有本事到小叔面前去說啊,看他給不給你臉。”

“你!”

女人被懟得臉色青一陣白一陣,實在也是徹底坐不住了,提起包包往洗手間走去。

她一邊走,一邊罵道,“不上道的腌臢人家,姐妹倆竟然爲了錢勾搭男人進同一個豪門了,這是有多捨不得嘴裏這口肉啊,寒酸。”

不料她剛說完這句話,就被人從旁邊狠狠一撞,差一點摔倒。

女人哪裏受過這樣的氣?看都不看來人破口大罵道,“什麼東西也敢撞我?想死了嗎?”

然而待她回過神來,才發現,這人被罵了竟然也沒吱聲,奇奇怪怪的!

她有些怪異地擡頭看,只見這人竟然就是今天一出場便奪去了場上絕大多數目光的酆九安。

“怎麼會會是你?酆小少爺?”

酆九安從小到大都風光慣了,世人也習慣了捧着他。

如今他沒那麼風光了,大家也還是打心底裏覺得恐懼害怕他,彷彿他天生就是王者。

酆九安沉默灼灼地看着女人,半晌才道,卻也不是回答她的道歉,而是直接反問女人,“你是什麼東西?今天到底是哪個不長眼的叫你來的?”

辦事請人,什麼叫不長眼請她?

女人聞言愣住,差點吐血:“……”

她雖然不能算得上嫡系的酆家親戚,但她老公妹妹,自己的親妹妹,全都嫁給了替酆家辦事的中高層。

就因爲她剛剛氣急罵了幾句話,他便當着這麼多人的面,絲毫不給面子不依不饒地在這羞辱她是混進來的,也太過分了吧……

女人這會子腦子還是清醒的,她含着熱淚認栽道,“既然酆小少爺不歡迎我,我下次不再來就是了,只是恕我確實不知,我到底是哪裏得罪了您?”

若是一般的地方,得罪了他,酆九安倒反而會不計較。

他怎麼樣,他都無所謂。

但這人當衆嘲笑沈月就算了,竟然連帶着沈星言也一起罵?

她這是把自己放在眼裏了,還是放在眼裏了呢?

酆九安也不客氣道,“沈月,也就是我那個侄媳婦,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那是你們的事情,我不care!

但她姐姐,也就是我今天親手帶進我們家的人,你若是聰明,就一個字都不應該提。

這次就算了,下次再讓我知道,我連你家人也一起整,信不信?”

嚯!瘋了吧!

女人聽得是一愣一愣的,張大嘴巴,喫驚到不敢相信。

酆九安在那個位置上呆得久了,確實很讓人害怕,但他其實一直都很低調,如今自己也就是背地裏罵了一句那家人,他作爲主人之一,竟然親自下場羞辱警告自己,這也太誇張了吧。

那女人到底是什麼樣的妖豔貨色,竟然給酆小少爺迷成這樣?

“知道了知道了。”

酆九安確實是很少在這樣的場合,咄咄逼人的爲難一個人的,哪怕那人只是個服務人員!

莫名其妙就被盯上,設置成反面標杆的女人,錐子臉愁成一根苦瓜,又是憋屈又是可憐又是丟人的趁着更多圍觀的人趕來之前,剝開人羣飛快跑掉了。

不料她今日也是真的倒黴,剛出人堆就撞到了自己攤上事的源頭。

這個女人卻是溫柔得很,看她差點摔跤,她伸出手扶她一把道,“阿姨你沒事吧?”

啥子?!

女人僅存的一點好感瞬間敗盡,“阿姨你妹!阿姨也就比你大個十來歲好麼!什麼玩意兒!”

女人臉色黑成炭,行動上卻確實是不敢再得罪了,這姑娘雖然浪蕩,可是人後臺硬啊!她惹不起!

女人心裏罵娘,嘴裏輕輕嘀咕着,“我沒事,我沒事……”忙不迭跑路了。

“什麼人,這麼奇怪?”

沈星言莫名其妙地看了看那個人離去的背影,轉頭繼續去找酆九安。

酆九安這時候也剛好走出人羣,看到她過來,立即換上一張笑臉相迎道,“你餓不餓,要不要我帶你去喫點東西?別不好意思。”

“不餓。”沈星言也沒有將那個女人當回事,笑眯眯道,“我剛剛就是從甜品臺那裏過來的,別說,你家的榴蓮千層蛋糕還真是好喫,我一口氣炫了三……”

酆九安和少許圍觀不肯走的人:“……”

他們怎麼感覺,現在這裏味兒味兒的呀!算了算了!不喫瓜了!

衆人作鳥獸散……

上一章 下一章

足跡 目錄 編輯本章 報錯

隨機推薦: 靈能審判天爺,我錯了南少霸道寵:逃妻,懷裏來!強寵嬌妻:總裁,求放過情暖如風似錦蘇簡安陸薄言直播:我的廢土悠閒之旅誘妻入懷:總裁輕點寵簡芷顏沈慎之良緣鴨定不合理真相